第274章 不深切的喜欢_二爷日常被气死童潼李岁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274章 不深切的喜欢


童潼忽然想起来,之前在家里的时候,她在李岁的书房桌子上看到过一副碳素笔画的画,那个女人很漂亮,目光很温柔。

        虽是长的眉清目秀,却有着一种特殊迷人的气质。

        她总觉得,那个女人,本人一定会比画上还要漂亮。

        李岁所说的,那个对于他来说很重要的人,便是这个女人吧?

        李岁开着车,勾唇笑了笑,“看过我桌上的画?一会你就会见到她了。”

        “李岁!”童潼尖叫着:“你居然要带我去见你的旧情人!!!!”

        如果是从前,李岁绝对会生气,可是今天真出奇,没生气,还笑了起来,笑的挺无奈的。

        童潼喘了几口气,也觉得李岁现在脾气好多了,便喃喃的问:“你现在怎么不对我那么差了?不对我发脾气了?”

        “可能,”他似乎是想了想,“可能是因为,习惯了。”

        “习惯了?”童潼反问。

        “哪个男人,婚后都会变的。”他语气淡淡的,仿佛是也觉得,没有遇见她之前,他与现在不一样。

        从前是自己一个人,虽然知道有个老婆,可是可有可无,自己和单身没有什么区别,定时给李宗山打老婆寄养费就行了。

        后来和她在一起之后,每次因为她的一些事很生气,又因为她一些搞笑的事情笑的前仰后合的。

        再后来,发现,不爱和她生气了。

        他想了想,就算现在她指着他鼻子骂,他好像也生不起气来。

        只要不是涉及到大是大非的事情,似乎什么事情,他都不会介意。

        可能,夫妻就是这样的?

        他想了一阵,车子已经开到了高速路上,童潼自从刚才听完他那句,哪个男人结婚之后,都会变的。

        便没有再说话,李岁开着车,一直看着路况,忽然看着童潼一眼,看到她哭了,眼泪掉在那一束太阳花上。

        她转眼望着李岁,“富贵,我们为什么离婚了?”

        本来应该是很悲伤的气氛,可是她那种表情,李岁忽然笑出声。

        真的不怪他,其实他一直都不想说,童潼每次哭,他都想笑。

        因为她哭的时候,表情特别有意思,也不太好形容,怎么说呢?就是一张肉嘟嘟的小脸因为哭泣,而变得特别滑稽,说滑稽也不对,反正挺可爱的。

        特别是那双眼睛……

        看到李岁笑了,童潼撇开脸,抽泣着,“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种人?离婚你才会想起对我好,你早想什么了?”

        一旁的男人声音低沉悦耳,笑着说:“我现在对你好吗?我怎么没觉得?而且以前对你不好吗?你那些烂摊子都是谁给你收拾的?”

        童潼不说话了,想不到该说什么,他确实给她收拾各种烂摊子。

        车子在高速路上行驶着,李岁递过去一张面纸,说:“你知道,我第一次见你时候,你什么样吗??”

        “什么样?”

        “就和刚才一模一样,”这人说着,还自顾自笑……

        童潼擦擦眼泪,气的绷着小脸,听到他笑着继续说:“特别好笑……”

        “那时候你不是说,不喜欢我吗?”童潼想起那次了,他派人,不由分说的去学校,直接把她给抓到了白山集团。

        在车上那群保镖也不好好说话,就说:“我们二爷想见你。”

        谁不知道二爷特别恐怖啊?谁知道他想干什么啊?

        正常人能不害怕吗?

        以前关于李岁的传闻特别多,反正这个人非常恶劣,以前童潼还听说,他还把人家小企业老板吓得想上吊……

        所以当时她就特别害怕,见到他的时候,又看到他头发是白色的,虽然很帅,但是绷着脸,真的特别可怕。

        童潼一肚子心酸,一肚子难过。

        可是一旁的男人却笑得特别可恨,“那次,你就像这次这么哭的。”

        他终于想清楚了,童潼大哭的时候,非常像五岁小女孩,特别委屈,还让人无法对她那份委屈感到,感同身受。

        也许就是这个原因,才觉得很好笑吧?

        他笑了一阵,表情正色起来,随即也不说话了,手握着方向盘,目光盯着前方的路。

        可就是他提起了从前,童潼抱着太阳花,回忆慢慢的蔓延,想起了莎莉,想起了很多人……

        后来她问:“你很爱莎莉吗?”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提起莎莉,李岁脸色冷了冷,“你提她干嘛?”

        在女人的心里,提起哪个女人,男人开始生气,这绝对是有猫腻!

        童潼也是这么想的,也不想说话了,表情很委屈。

        一旁的人开着车,蹙着眉,“你不觉得这个问题,问的很没长大脑吗?我都和你结婚几年了??我如果喜欢她,我能不找她吗?我能不和她在一起吗?”

        “可是你以前……”这个回答让童潼有些发愣,怎么想,都没想到他会这么说。

        “以前,我也没说过我喜欢她,很多年前和她谈恋爱时候喜欢过,”他顿了顿,“没有意义,喜欢的不深切,没有必要的事情,为什么要继续?分手了就是分手了,还继续喜欢?继续想念?不无聊吗?没有实际意义的东西。你不提她,我都要把这个人给忘了。”

        他的意思是,那份喜欢没有意义,也没有必要?分手了,连记起来都没有必要?

        然后呢?其实他和童潼也离婚了啊!现在是做什么?

        恍然中,童潼忽然想到,也许他们俩几个月不见面,他也会把她给忘了,甚至忘的彻彻底底。

        所以她问:“那我呢?我是你前妻。是不是你马上也会把我给忘了,翻篇了?”

        “……”李岁清了清嗓子,开着车,半响绷着脸说:“你哪儿那么多问题?”

        童潼:“……”

        “难道你希望我每天想她几次?”这人忽然语气变得很差,一边开车一边冷眼扫了童潼一眼。

        “我的意思是,你很快就要忘了我!”童潼也生气了。

        “你说这种话,追根究底没道理。记不记得你,那是你行为所致,是你努不努力,”这人又开始一副领导的表情,像开会似得,摆事实讲道理,“比如巴尔札特,牛顿,李白,福尔摩斯,一般人都忘不了。”

        童潼差点气笑了,难不成想让他记得她,还需要她现在去补充点文化?

        “你什么意思?”童潼认真得说:“你的意思是,我希望你记得我,还需要去作一首传世千古的诗?生发明灯泡?”

        “嗯?”李岁已经把车从高速路开了下去,蹙眉看着黑暗中的路口,随口问:“你那么希望我记得你?”



记住手机版网址:m.lvsetxt.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