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蚂蚱仅三季,何须与之争_汉末孤峰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29章 蚂蚱仅三季,何须与之争

  田峻接过来一看,奏折的署名果然是金大壮,其所奏内容正是主张出兵辽东,而且,在奏章中对田峻多有污蔑辱骂。用词也是极尽狷狂无礼,大有逼迫国王李泽出兵之意。

  不过……这墨迹……似乎也太新了一点……

  田峻心知肚明,也不说破,“拍案大怒”道:“竖子无道!竟敢如此辱我!”

  李廷见状,心下暗喜,乘机进言道:“我主李章,乃先主之从子,今欲为将军伐此无道逆贼,奈何兵微将寡,有些力不从心。今特差下臣前来,恳请将军施以援手,不胜感激。”

  “李章……他想要本将军如何帮他?”田峻问道:“要兵?还是要粮?”

  李廷闻言,心中窃喜,连忙故做为难道:“我主兵力不足,粮草……也略有欠缺……”

  田峻想了想道:“我可以出兵三万相助,粮草也可以相赠十万石。不过,“兵争为利”,我这样做,能得到什么好处?”

  李廷早有准备,立即开口说道:“待灭了金大壮之后,愿以乐浪郡的息城、番汗、增地这三县相让。”

  田峻想了一下道:“我辽东垦荒,需要俘虏,所以,还得加上一条,全部的俘虏交由我军处置!”

  李廷道:“下官并无异议。”

  田峻这才点了点头道:“为起到奇兵的效果,我会派高顺将军……呃高句丽无人认识的高顺将军,领兵三万,伪装成李章的军队,暗中相助。十万石粮草,也由高顺将军带过去。”

  李廷大喜道:“多谢将军相助,有将军相助,金贼必灭!”

  双方又商量了一些细节,然后,田峻假装将李廷“毒打”一顿,赶出了襄平城。

  ……

  李章的使者刚走了没多久,金大壮的使者金怀恩便来到了襄平城。

  金怀恩对田峻道:“我主高位宫,矢志讨伐李贼,奈何兵微将寡,有些力不从心。今特差下臣前来,恳请将军施以援手,不胜感激。”

  “高位宫……他想要本将军如何帮他?”田峻问道:“要兵?还是要粮?”

  金怀恩闻言,连忙故做为难道:“我主兵力不足,粮草……也略有欠缺……”

  田峻想了想道:“我可以出兵三万相助,粮草也可以相赠十万石。不过,“兵争为利”,我这样做,能得到什么好处?”

  金怀恩早有准备,立即开口说道:“待灭了金大壮之后,愿以乐浪郡的息城、番汗、增地、浑弥这四县相让。”

  比李章给的条件多了一个浑弥县。

  田峻点了点头道:“协议上……还得加上一条,如果是联合作战,所有的俘虏必须交由我军处置!”

  金怀恩道:“下官并无异议。”

  田峻这才点了点头道:“为起到奇兵的效果,我会派管亥将军……呃高句丽无人认识的管亥将军,领兵三万,伪装成金大壮的军队,暗中相助。十万石粮草,也由管亥将军带过去。”

  金怀恩大喜道:“多谢将军相助,有将军相助,李贼必灭!”

  双方又商量了一些细节,然后,田峻假装将金怀恩“喝斥”一顿,赶出了襄平城。

  待金怀恩走了之后,本年度最佳男演员——田峻,才将几位核心成员召来道:“文和的“两面三刀之计”,最后一刀可以开始磨刀了……”

  ……

  两天之后,高顺领着三万人马,趁着夜色渡过鸭绿江,悄然进入了“南高句丽”的乐浪郡……

  而管亥,则率领三万人马,趁着夜色,从西安平渡过乌骨江,悄然进入了“北高句丽”的泊汋城……

  与此同时,田峻又命段煨领兵三万进入西安平待命。又命周泰的八千水帅,乘平底江船,沿海岸线进入鸭绿江入口处的大鹿岛待命。

  为了插高句丽这“最后一刀”,田峻累计动用了近十万人马!

  ……

  刚将“插刀”高句丽的事情安排好,襄平城又迎来了两拨使者,一拨是幽州牧刘虞派来的,一拨是冀州牧袁绍派来的。

  这还真是……使者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刘虞派来的使者是鲜于辅,双方相见之后,田峻问道:刘使君让子助(鲜于辅字子助)过来见本将,有何见教?”

  鲜于辅道:“刘使君听说辽东粮草颇丰,想从将军这里预借粮十万石。”

  原来是来借粮的。

  田峻手中粮草确实不少,不过,在这乱世,粮草可是宝贝。田峻本想不借,但碍于面子,也不想因此事而得罪刘虞,便随口问道:“未闻幽州粮草不能自给也。幽州百姓缺粮乎?”

  鲜于辅道:“百姓粮草尚能支撑,此次……非为百姓借粮,乃为乌桓胡人尔?”

  为胡人借粮?

  刘虞善待胡人,竟至如斯!

  田峻脸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恼怒不已。沉默半晌,才又问道:“胡人亦是大汉子民乎?”

  “非也。”鲜于辅道:“刘使君认为,乌桓人缺粮才会劫掠汉人。若予其粮草,使其不致挨饿,其祸自消。是故,自从刘使君牧幽州以来,每年送于乌桓粮草若干,结之以恩义,乌桓甚感使君之恩德,鲜有入寇汉人者。”

  养虎为患啊!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若不是汉人中有刘虞这种思想的人,又哪来的五胡乱华?

  田峻很想跟刘虞讲讲“农夫与蛇”的童话故事……

  不过,想了一下,还是算了,估计说了也是没用。

  夏虫不可以语冰。对于那种固执地认为一年只有春夏秋三季的“蚂蚱”,你若硬要跟他讲一年有四季,那便是你自己愚蠢了。

  想了一下,田峻正要婉言拒绝,却听得贾诩在旁一个劲地咳嗽。

  田峻抬眼看去,只见贾诩正在跟自己使眼色。田峻会意,站起来道:“尿急,本将去去就来。”

  说罢,田峻起身向堂后走去。贾诩也找了个借口跟了上来。

  到了厢房之后,贾诩对田峻道:“主公何不答应之?”

  田峻道:“吾不欲馈粮于敌也。”

  贾诩道:“昔有鬼谷子曾曰:“欲闻其声反默,欲张反敛,欲高反下,欲取反与”。主公取幽州乃迟早之事,何不从现在开始布局乌桓胡人?”

  
记住手机版网址:m.lvsetxt.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