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职权交错,唯恐不战_汉末孤峰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28章 职权交错,唯恐不战

  过完元宵节之后,一队朝廷的钦差使者顶风冒雪来到了辽东,让人奇怪的是,领头的竟是马日磾!

  马日磾是当世大儒,此时已被董卓任命为太尉,虽然没有实权,但毕竟也是三公之一,是什么原因要让身为太尉的马日磾亲自来辽东呢?田峻很是不解。

  蔡邕与马日磾是好友,因此,田峻让蔡邕负责马日磾的接待工作,双方叙完旧之后,马日磾便让田峻摆上香案接旨。

  结果在田峻的意料之内,朝廷果然同意了田峻的奏章,新建辽州并任命田峻为州牧。

  但是,结果又出于田峻意料之外,朝廷将右北平郡也划给了辽州,并且改封田峻的破旁将军为镇北将军!

  右北平郡紧邻辽西郡,是公孙瓒的地盘。而镇北将军,历来是指为朝廷镇守冀幽青并四州的军事统帅!

  ——这是……唯恐田峻不跟公孙瓒和袁绍打架啊!

  田峻开口问道:“马太尉此来,不只是来辽东吧?”

  “田州牧猜得没错。”马日磾道:“老夫是先到幽州给公孙瓒传旨,再到辽东来的。”

  “如果本将猜得不错,公孙瓒的官职……应该也有变化吧?”田峻问道。

  马日磾看着田峻,叹了口气道:“朝廷封公孙瓒为北中郎将。”

  北中郎将是战时统帅之一,可节制北方各州兵马!也包括田峻所在的辽州。

  “那么,袁绍呢?”田峻又问道。

  “此前袁绍自荐为车骑将军并上表朝廷。”马日磾长叹一声道:“董太师……已经同意!”

  车骑将军也是战时统帅,可节制天下兵马!

  董卓这是……唯恐关东不乱啊!

  这三封圣旨一出,公孙瓒、袁绍、田峻三人都可以名正言顺地节制北方五州(冀幽青并再加上辽州),尤其是——还将右北平郡划给了田峻的辽州,这架不打也得打了。

  看到马日磾两次叹息,田峻心有所动,试探着问道“马太尉何故叹息。”

  “叹民生多艰啊。”马日磾摇了摇头道:“田将军应该知道,这三封圣旨意味着什么。只希望汝等多体恤百姓,多以天下苍生为念。”

  “多谢马太尉教诲!”田峻一脸正色地问道:“马太尉可知我为何主动放弃了卢龙塞以南的辽西诸县?”

  “你是说……你不愿与公孙瓒交恶?”马日磾奇怪地说道。

  “然也!”田峻毅然道:“本将之志,在于消弥辽州胡人之患。若公孙瓒能善待百姓,本将绝不会收回卢龙塞以南诸县及右北平郡。”

  “此天下百姓之福也!”马日磾站起身来,对田峻施了一礼道:“老夫代天下百姓感谢将军之厚德。”

  又是一个以天下的兴衰治乱乱为己任,“代表天下百姓”的大儒!

  这情形,与当日管宁来辽东时何其相似。

  这也是一位很值得敬重的人!

  田峻赶紧上前扶起马日磾道:“为官一地,造福一方,此田某之本份也。”

  两人客气了一番,重新落座之后,田峻才又说道:“此次马太傅回返长安时,应该会再经过幽州,若见到公孙瓒,请为本将说之。本将不愿与其交恶,只希望他能善待百姓。”

  马日磾欣然应允。

  随后,田峻又留马日磾在辽东小住了几日,让其了解辽东的一些善政。

  马日磾了解到辽东的一些民生政策后,对田峻赞不绝口。

  田峻这样做,也是有用意的。因为马日磾是当世大儒,在读书人和天下士子中的影响力非同小可,有了马日磾的认同和宣传,对田峻来说,好处甚多。

  期间马日磾有私下里问到董卓之事,田峻道:“本将昔日讨伐董卓之时,曾刻意离间吕布与董卓之间的关系,我看吕布对董卓早有怨怼之心,只是心存顾虑而已。”

  马日磾道:“吕布心中有何顾虑?”

  田峻笑道:“吕布只是一介武将,而且被董卓派去盗掘皇陵,名声已烂。若无朝廷大臣和士族世家的支持,吕布岂敢独自反抗董卓?”

  马日磾点头不语,告辞而去。

  ……

  田峻升任辽州州牧,手下官员也是水涨船高,职务也需做出相应的调整。

  考虑到田晏和夏育年事已高,天天念叼着要回辽东来含饴弄孙。田峻干脆将两人全部解职,对各郡太守及官吏进行大调整。具体调整如下:

  由田丰为州牧府别驾并兼功曹从事,总理一州政务并兼人事选拔考核;

  沮授为从事祭酒(从事地位最高者称为从事祭酒);

  韦康(原辽西郡丞)为治中从事;掌府内事物;

  蔡邕为簿曹从事,主管钱粮簿书;

  贾诩和左军师,成公英为右军师。两人同为议曹从事,参与军政谋议;

  黄忠和张飞同为兵曹从事,主军事;

  管宁为典学从事,总领一州之学政。

  其它各郡太守也做出相应调整,其中:华雄为东莱太守,鞠义为辽西太守,太史慈为玄菟太守,段煨为辽东太守。

  除此之外,王越,高顺,典韦,雷熊,王双,柳毅、管亥等人,也都上表朝廷授予各种杂号将军。而苏勇、郭顺、鞠忠、尹礼、孙观等人,则分任各郡司马或长史。

  总之人人有份,皆大欢喜!

  ……

  使者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朝廷的特使马日磾刚走没多久,辽东又来了使者,而且是两拨,两拨都是来自高句丽。

  第一拨使者名叫李廷,是李章派来的。

  待李廷拜见完之后,田峻很不客气地说道:“你们背信弃义,现在犹有何话可说?”

  “田将军误会了啊!”李廷道:“先主李泽并不想背信弃义,背信弃义的正是金大壮那老贼啊?”

  田峻将身子往前倾了倾,饶有兴趣地问道:“你这话怎么说?难道……当时的国王不是李泽而是金大壮?”

  李廷道:“田将军有所不知,先主李泽虽是国王,但军权却大半被金大壮所操控,所以,先主背盟,乃是被金大壮所挟持啊!”

  早就料到李廷会这样回答!

  这种回答,完全符合贾诩的“两面三刀”之计中“最后一刀”的开场白!

  田峻很满意,不过,还欠点火候——老火靓汤,还得多煲一会儿……

  想来……按常理来说……李章既然派使者来,不可能没什么准备吧?想到这里,田峻冷笑一声,沉声问道:“空口无凭,你有何证据?”

  果然,听到田峻问起,李廷立即掏出一块绢布,对田峻道:“有当日金大壮这老贼所上的奏章为证!”
记住手机版网址:m.lvsetxt.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