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大海全是水,骏马四条腿_汉末孤峰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序章 大海全是水,骏马四条腿

  南太平洋的公海上,雨后初晴,烈日当空。

  王耕缓缓地睁开双眼,午后的阳光有点眩目。

  晃了晃身子,身下的木板也在海面上左右晃动了几下。

  手和身子都被用绳子死死地绑在半块木头门板上,只有双脚垂在海水里,大腿上被刀子划开的几道伤口还在流血。

  海水一次一次地涌上木板,冲刷着大腿上的伤口,将殷红的鲜血冲洗到海水里,随浪荡散……

  好痛,痛的不只是被海水冲刷的大腿上的伤口。

  小腿被打得粉碎性骨折,双手的肘关节都被打断,全身几乎没有一块地方不是青紫的。

  王耕有些麻木了,不知道是痛还是麻。

  感觉到有液体流到嘴角,王耕伸出舌头舔了舔,粘粘的有些甜腥味,那是从脸上的伤口上流下的鲜血。

  “也许,过不了多久,就会有闻到血腥味的鲨鱼过来了……”

  看了一眼渐行渐远的游轮,王耕又轻轻地闭上了双眼,静静地等着鲨鱼的到来。

  ……

  王耕三十多岁,是一名打黑拳的老拳手了。为了挣钱养活老婆以及在国外留学的儿子,王耕经常在国外的这种豪华游轮上打黑拳。

  这是属于世界上少数富人的游戏,一艘游轮就是一个帝国,这里没有法律,也没有道德的制约,只有富豪们自己制定的规则。

  富豪们可以根据自己的爱好,制定出自己想要的规则,然后带看大群美女们,在游轮上狂欢。

  出身山东武术世家的王耕,在黑拳界有着不小的名气,也一直有着很好的信誉。

  本来凭多年打黑拳存下的积蓄,足够王耕的三口之家享用一辈子了,王耕也想就此退出黑拳界,然后与老婆孩子一起过几年安稳的日子。

  但是,正当王耕想要退出这一行时,王耕却从同行的口中,得知同为黑拳高手的山口太郎的爷爷,就是让王耕仙逝的祖父和父亲两代人都念念不忘的仇人——山口佳川。

  这是一个臭名昭著的侵华日军军官,王耕祖父辈一家四百余口,全死在山口佳川的屠刀之下,只有王耕的祖父躲在地窖里才得以活了下来。

  于是,王耕应邀上了这艘据说是来自北美的豪华游轮,并主动约斗了山口太郎。凭借过人的武技,王耕很快便将山口太郎击倒在地赢得了比赛。

  本来事情到此也算是结束了,但是,正当王耕走下拳台想要离开赛场时,身后传来了山口太郎的吼叫:“支那人,八格牙鲁!”

  王耕气血上涌,不顾一切地冲了回去,对着山口太郎的脖子就是狠狠一拳!裁判克鲁斯过来劝阻,也被王耕一拳打晕在地……

  于是,山口太郎死了,裁判受了轻伤,而王耕,则因为成了规则的破坏者而被保安打得遍体鳞伤奄奄一息,然后被绑在木板上丢到大海里喂鲨鱼。

  ……

  风很小,轻轻地吹着王耕脸上的伤口,凉凉的。

  浪很小,托着木板上的王耕轻轻荡漾着。

  王耕微闭着双眼,尽量让全身都松驰下来。

  不要去想生,想了也没用。

  不要去想死,想了……也没用……

  曾经有那么一刻,王耕有些不甘。

  曾经……有那么一刻,王耕有些留恋……

  但王耕知道,不甘又能如何?留恋……又能怎样?

  既然知道了不可避免的结果,还不如把结果当成是一种解脱。

  还不如……把结果当成是一种享受……

  纵是喂鲨,那又如何?

  尘归尘,

  土……归土……

  ……

  可能是这附近暂时没有鲨鱼,王耕等了半个多小时,也没有等到鲨鱼们过来“帮忙”。

  也许是失血过多,觉得有点眩晕了,王耕轻轻地摇了摇头,微微地……睁开了一下眼睛。

  然而,出现在王耕眼前的一幕,让王耕惊呆了:

  “海市蜃楼?古战场海市蜃楼!”

  王耕忍不住低声惊呼起来。

  在此之前,王耕只是在网络上看到过几次有关“古战场海市蜃楼”的报道,王耕一直以为那是骗人的噱头,没想到此刻却如此真实如此清晰地出现在自己眼前!

  战场之上,一队身着汉服的古代军队,在一位长相俊秀的年轻将军的带领下,正在与胡人军队忘命地博杀,战马往来驰突,刀刀见血,断肢横飞,人头滚滚……

  激战之时,一名胡人大将狠狠一刀向汉人将军砍来,汉人将军躲避不及,被胡将一刀砍掉了头盔,一头秀发披散开来……

  “女人?好美!”王耕轻轻地念叨了一句。

  海市蜃楼中的胡人大将也愣了一下,然而,就因为这一愣神,汉将的长刀快若惊鸿,电闪而至,将胡人大将的脑袋一刀砍飞,颈中鲜血喷出足有三尺之高……

  周围的胡人越来越多,汉军渐渐不支,人数也越来越少,最后,汉军将士们只好在美少女将军的带领下,退到附近的一个山坡上,结成居高临下的叠阵,顽强地扺挡着胡人的进攻。

  “好一位英姿飒爽的美少女将军!也是代父从军么……莫非是……花木兰?”

  ……

  渐渐的,王耕觉得好冷,头也感到越来越晕。

  也许是一种幻觉,又或者是临死前的错觉,王耕觉得海市蜃楼的画面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在快要昏过去之前,王耕想起了一首好笑的打油诗,嘴角微微一翘,喃喃地念道:

  大海啊,你全是水!

  骏马啊,你四条腿!

  美女啊,你说你多美!

  鼻子下面居然长着嘴

  ……

  
记住手机版网址:m.lvsetxt.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