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相逢古战场,生死一线悬_汉末孤峰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章 相逢古战场,生死一线悬

  再次睁开眼时,王耕已经不是在大海里,而是在茂盛的草从中。

  王耕吃了一惊,霍地坐了起来,又连忙躺了下去。

  轻轻地蠕动了一下,确定没有人关注到自己,王耕才长长地吁了一口气,用一双机警的眼睛,仔细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战场!好熟悉的战场!

  熟悉?

  呃……没错,是熟悉!

  与自己“刚才”在海里所见的海市蜃楼里的战场一模一样!

  王耕使劲地摇了摇头,又在自己脸上使劲掐了一下,以确定……是不是自己临死前的幻觉?

  “唔,好疼!”一不小心掐得太重,王耕差点痛呼出声。

  但随即,王耕又愣住了,王耕发现掐自己的这只手,骨格粗大,青筋虬盘,根本就不是自己原来的那只手!

  有了这个发现之后,王耕又马上发现,自己的衣服,身体,所有的一切都不再是原来自己的!

  “我……我是……谁?”王耕自言自语地问了一句,突然觉得脑袋一疼,又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王耕的脑袋里多了很多残缺不全的记忆。

  在这些残缺不全的记忆中,王耕记得自己的名字叫田峻,今年十四岁,有一个满脸胡子,长相凶猛的父亲叫田晏……嗯,还有一个叫夏雪的未婚妻,是一个叫夏育的大叔的女儿……

  王耕觉得大脑中乱七八糟的记忆很多,根本就来不及理清。

  不过,有一件事王耕是确认了,那就是自己魂穿到了海市蜃楼的战场,附身在了汉末名将田晏的儿子田峻的身上。

  而这一战,正是田晏这位名将最后的落幕之战——与檀石槐的草原大战。

  关于这一战,喜爱汉末三国的王耕清楚地记得,史书上是这样记载的:

  熹平六年(177)八月,灵帝以鲜卑连年入塞抄掠边郡,命护乌桓校尉夏育,破鲜卑中郎将田晏、匈奴中郎将臧旻各率骑兵万余人,分别从高柳(今山西阳高)、云中郡(今内蒙托克托东北)、雁门郡(今山西代县西北)出塞,分三路进攻鲜卑。汉军出塞二千余里,鲜卑首领檀石槐命东、中、西三部大人率众分头迎战,大败汉军。夏育等军辎重尽失,战士死者十之七八,三人各率数十骑逃回,皆以败军之罪贬为庶人。此后,鲜卑兵势更盛,连年犯汉边境。

  ……

  王耕再次轻轻地蠕动了一下身子,微眯着双眼观察着战场。

  王耕此时的位置,正处在鲜卑胡人军阵的边沿,王耕记得是一支利箭射中了自己战马的马头,自己才摔下马来的。

  而那匹马,此刻正一动不动地躺在离自己数米远的草丛中,显然是已经死了多时了。

  死尸!草丛中到处都是死尸。

  就在自己左侧不到两尺的地方,一具胡人的死尸上插着一根长矛,胡人死尸旁边仰面躺着一具歪着头的汉人的尸体,那脖子上巨大的豁口森然可怖。

  而在右侧的草丛中,有一把刀,刀柄用布条缠绑在一只手上,手臂上……没有身体,是一只断臂……

  此刻,鲜卑人已经停止了攻打山坡,只是将山坡围了个水泄不通。王耕大概估算了一下,鲜卑人应该在一万到一万五千之间。

  山坡上的汉军叠阵,盾牌在前,长枪居中,弓弩手居上,层层相扣,非常严整。沿着山坡列成这样的叠阵,是最好的防御阵形。

  不过,王耕知道,山坡上缺水缺食,汉军是坚持不了多久的,这也是为什么鲜卑人只是围而不攻的原因:只要围上几个时辰,汉军就会自行崩溃!

  该怎么办?跑吗?

  鲜卑骑兵与自己只相距十几米!自己两条腿,能跑得过大队鲜卑骑兵的追杀?

  自己能活到现在,是因为鲜卑人把自己当成了一具死尸。那么,继续装死行不行?

  也不行,等战后鲜卑人打扫战场之时,鲜卑人便会来剥死尸的衣甲,并顺手给所有死尸刺上一刀!

  死定了!

  怎么看都是一个必死之局!

  王耕又往山坡上看了一眼,那里有自己的便宜未婚妻……哦,不,是这具身体的主人田峻的未婚妻!

  呃,究竟……是谁的未婚妻?我的?他的?他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

  王耕再次迷糊了,搞不清楚自己究竟是王耕还是田峻。

  想了很久,王耕觉得还是做田峻好些,不为别的,只为山坡上那个美丽的女人!

  王耕嘴角一抽,暗笑自己真是心大,马上就要死了,还在想着别人的……呃,自己的……女人。

  轻轻地闭上眼睛,一如穿越前在大海上等死一样,王耕在心里默默地念着:

  大海啊,你全是水!

  骏马啊,你四条腿!

  美女啊,你说你多美!

  鼻子下面居然长着嘴……

  ……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太阳已经偏向了西边,一缕缕夕阳下山前的余辉撒在沾满鲜血的草叶上,反射着妖异的红光。

  正当王耕快要失去耐心想要拼死一搏的时候,草原上又响起了急聚的马蹄声。

  一队盔明甲亮的骑兵从远处疾驰而来,为首一人,是一名高大俊秀,气宇不凡的少年。

  鲜卑人中立即骚动起来,从叽里呱啦的乱叫中,王耕发现自己竟然能听懂这门“外语”:“大王子,是大王子槐纵来了。”

  王耕心思一动,右手缓缓地摸向草丛,哪里有自己掉落的兵器——虎头戟!不过,王耕只是动了一下,立即放弃了这个可能会暴露自己的做法。

  “耐心!必须保持足够的耐心,才能抓着这万分之一的活命的机会!”王耕在心里暗暗地告诫自己道。

  “步度根,战果如何?为何停止了进攻?”

  槐纵策马过来,宣示主权一样在鲜卑军前来回来回兜了几个圈,趾高气昂地对鲜卑大将步度根道。

  步度根赶紧下马向槐纵行了一礼道“禀告大王子,汉军已经被困在山坡之上,山上无粮无水,无需攻打,只要再过几个时辰,自可不战而擒之。”

  槐纵对步度根的态度很是满意,傲慢地笑了笑道:“我听说这里有一位美貌如花的汉人女将军,现在可还活着?”

  步度根道:“正是山上汉军指挥官。大王子要是喜欢,待我擒了她,便交由大王子处置。”

  槐纵笑道:“步度根将军英勇善战,功勋卓著,我一定在父王面前为将军请功!”

  步度根道:“多谢大王子,末将愿唯大王子马首是瞻!”

  顿了一下,步度根又问道:“大王子从伟大的檀石槐单于处来,可知当前战况如何?”

  槐纵大笑道:“三路汉军都已溃败,如草原上的野兔一般到处乱窜,东躲西藏。哈哈,我们鲜卑人是草原上的雄鹰,一群东躲西藏的兔子,又怎么逃得过雄鹰的利爪?”

  步度根也开心地笑道:“伟大的檀石槐单于真是如天神一般英明,此战诱敌深入塞外二千余里,再奇兵袭其后勤,三路汉军皆无粮可食,不战自败!我鲜卑人再以骑兵截杀,在这方圆几千里的草原上,恐怕再无汉军活路了!”

  原来如此!

  王耕听得暗暗心惊。

  穿越前,王耕也算是三国爱好者,从玩三国游戏,到看三国演义,三国志等等,再到看易中天评三国,可以说,对汉末的历史也是颇有了解的。

  但是,关于此次草原大战,历史记载不多。王耕只知其结果是败得惨不忍睹,但并不知道为何会败得如此之惨。

  也许,史学家们认为这是汉人的耻辱而不愿做详细的披露吧。就好像中国的很多史学家们不愿提起五胡乱华一样。

  听了槐纵的话,王耕才知道,这场战争,从一开始,夏育、田晏和臧旻这三员名将,就跳进了檀石槐给汉军挖好的坑——诱敌深入,断其粮草,坚壁清野,阻其归途,重兵围杀!

  ……

  槐纵与步度根愉快地聊了一会,纵马来到靠近山坡的地方,用汉话对着山坡上的汉军喊道:“山上的汉人女将军听着,本将乃是伟大的檀石槐单于的大王子槐纵,你们汉军已经全军覆没了,你们在这里断后,也是没有什么意义的,草原这么广阔,靠你们这点人马又能干成什么事?

  投降吧,只要你肯做本王子的小妾,把本王子伺候舒服了,本王子就可以饶你们这群汉人不死!”

  喊完之后,槐纵得意地嘎嘎狂笑。

  山上没有任何反应,好似槐纵刚才是放了一个屁,被草原上的风一吹,便消散得荡然无存。

  ……

  草泥马,敢泡老子的妞!

  王耕咬了咬牙,努力地忍着暴起的冲动,微眯着双眼,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槐纵……

  见山上没反应,槐纵骑着他那匹高大的汗血马又往山前靠近了一些,然后又扯起破锣嗓子喊道:“山上的美人儿听着,要是本王子离开了这里,你就属于这里所有的鲜卑战士了。快下山来伺候本王子吧,本王子怜香惜玉,一定会让你舒服得飘飘欲仙的……哈哈!”

  王耕趴在地上,静静地听着越来越近的马蹄声,双手紧扣在泥土里,背部微微弓起,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收缩了起来,全身肌肉绷得紧紧的,犹如一根受压曲起的弹簧钢片一般蓄势待发。

  “叭嗒,叭嗒……”声音越来越近,王耕斜眼看去,一只硕大的黑色马蹄出现在离自己约三四米远的地方。

  就是现在!

  王耕双手往地上一按,全身弹起,捷如猎豹一般扑向正在淫笑的槐纵。

  槐纵猝不及防,被凌空扑来的王耕从马上直接扑到了地上,摔得七荤八素的槐纵正要反抗,但听“咔咔”两声,两只肘骨关节便被王耕给卸脱了臼。

  紧接着,槐纵整个人被王耕一把拉起挡在身前,腰中的龟兹宝刀也被王耕拔出,横在了槐纵脖子之上。

  异变突生,电光火石之间,槐纵便成了王耕的手上人质。

  步度根等人大惊,纷纷持刀围了上来。山坡上的汉军也开始骚动起来。

  “都给我后退!否则,你们就只能见到两具死尸,一具是大王子的,一具是本公子的!”王耕用鲜卑话厉声喝道。

  步度根等人闻言,依旧围在王耕五米左右不肯退下。

  王耕右手一压,冰凉的锋刃割进了槐纵脖子上的皮肉,一丝鲜血沿着刀刃流了出来。

  “大胆,还不退远些,你们想害死本王子吗?”槐纵急得嘶声大叫道。

  步度根闻言,只好招呼众人退到大约十步左右的地方,依旧围成一圈。

  步度根插刀入鞘,从背上取下强弓,弯弓搭箭指向王耕。鲜卑士卒们见状,也纷纷收了刀枪,弯弓搭箭指向王耕。

  王耕的右手又压了压,锋利冰凉的刀锋切开了槐纵脖子上的皮肉,一丝鲜血顺着刀锋流了出来……

  槐纵吓得大声叫道:“蠢蛋!你们竟敢用弓箭指向本王子?!万一有人不小心手一松,本王子岂不是被你们害死?!”

  步度根连忙下令收起弓箭,只是拔出刀子围在十步之外。

  “这位汉人勇士,你想要怎样?”步度根杀气腾腾地喝道。

  “无他,唯求活尔!”

  王耕松了口气,大声回答道:“只要大王子送我们一阵,我便会放了他。”

  步度根不敢做主,檀石槐军规极严,虽然大王子被人擒为人质,步度根也不敢轻易放了汉军。

  但要是大子死在这里,步度根也是难辞其咎。

  步度根非常恼火,一双暴眼紧紧地盯着王耕,右手战刀斜指,条条青筋如蚯蚓般盘起,冷冷地说道:

  “俺一个堂堂鲜卑大将,又岂能受制于你个乳臭未干的小娃子?”

  王耕轻松地笑了笑,对步度根道:“大王子的生死,今日可是操于你步度根之手啊,至于本将……哼哼,本是死里求活,多活一刻钟都是赚的。”

  大王子生死操于我步度根之手?

  步度根突然笑了,笑得很阴鸷,一双暴眼配上阴鸷的笑,很诡异很骇人。

  步度根为什么突然笑了?

  因为王耕的话,提醒了步度根,让步度根想通了一件事——不该由自己来操纵大王子的生死!

  想到这里,步度根冷哼一声,对身边的亲信副将低声吩咐道:“去找二王子来!”

  “找二王子来?”

  副将低声确认道:“是找二王子来?不是……找大单于?”

  步度根阴鸷地笑了一声道:“大单于不会杀大王子,但二王子会!要是二王子杀了大王子,以后这单于之位,本将也可以争一争!”

  副将会意,立即跳上战马,快马加鞭急驰而去……

  ……

  在步度根安排副将去报信的时候,山坡上的汉军也有了动静,一个悦耳的女子声音从山坡上传来:

  “峻哥,你……你怎么……还没死呀?”

  呃,这什么话?盼着我早死么?

  莫非……田峻这小子对美女做了什么坏事,或者美女的隔壁住着……老王?

  就在王耕心中纳闷的时候,那悦耳的声音又再次传来道:“人家……人家以为你死了呢……呜呜……”

  “呼……”王耕长吁了一口气,对山坡大声喊道:“夏一跳,你个傻丫头,还愣着干嘛,还不快叫几个人下来帮忙啊!”

  听到王耕叫自己为“夏一跳”,夏雪又忍不住捂着嘴笑了起来。“夏一跳”这个名字,正是田峻给夏雪取的外号。

  田晏和夏育是生死之交的好基友,从小就给两人定了娃娃亲,两人也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好伙伴,因为平常打打闹闹开玩笑时,夏雪常常会出人意料地吓田峻一跳,田峻便给夏雪起了个外号叫“夏(吓)一跳”。

  “好的,峻哥!”夏雪应了一声,带着两百亲卫冲下山来。步度根想要阻止,又被王耕协迫着槐纵喝退。

  夏雪和两百亲兵来到王耕身边之后,王耕将挟持槐纵的事交给亲兵去做,才算松了一口气。

  王耕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肌肉,一脸轻松地对步度根道:“步度根是吧?现在,咱们可以好好谈谈了。”
记住手机版网址:m.lvsetxt.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