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竟是成公英_汉末孤峰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4章 竟是成公英

  西风烈烈,霜月如钩。半夜军行戈相拨,风头如刀面如割……

  田峻带着军队转道向北,在俘虏向导的带领下,一夜行军二百多里,于四更时分来到了槐纵屯兵的营地附近。

  田峻下令所有人下马休息,吃饱喝足将养体力。

  田峻并不知道槐纵的老营还留有多少兵力。

  这是一场非常冒险的军事行动,或者说这就是一场赌博,赌注就是命,是田峻和这一千多条汉军将士鲜活的生命。

  赌赢了,会得到一次喘息的机会,要是输了,就会将这一千多条生命赔得精光!

  “峻哥,这样是不是太冒险了?我们根本就不知道槐纵的老营留有多少兵力……”夏雪坐在田峻身边,担忧地说道。

  田峻裂嘴一笑,毫不在乎地说道:“这我当然知道,可是,我们还有别的办法吗?我们现在只能赌,赌哈列托为救槐纵性命带走了全部的主力。”

  夏雪道:“为何不乘槐纵与和连内斗之时快速南逃?”

  “不是不想南逃,是根本就逃不掉。”

  田峻耐心地解释道:“在我们的归途上,还有慕容黑冥和拓跋苍狼的十几万大军,我们这一千多人,都不够人家塞牙缝的。”

  “峻哥,你说我们会不会死在这里?”夏雪的声音中带着一丝伤感。

  田峻拍了拍夏雪的肩膀,调笑道:“放心吧,最近阎王爷不收处男……也不收……处女……哎哟,你又吓我一跳……。”

  夏雪气恼地用剑鞘刺了田峻一下,看着田峻装模做样的慌张样子,夏雪也开心地笑了,觉得心情好了很多。

  隔了一会儿,夏雪又幽幽地说:“峻哥,你变了。”

  田峻一楞,心里有点紧张,也有点心虚:莫非……这丫头片子看出了点什么?

  旋即又摇了摇头,问道:“是不是变得更帅了?”

  “臭美!”

  夏雪笑了笑,又一本正经地说道:“你……变得更勇敢更不怕死了。现在都这样了,你却好像什么都不怕,什么都不在乎一样……还有心情调笑……”

  “老子……呃,本公子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已经看透了生死……现在每活一天都是赚的,又有什么可害怕的?”

  田峻看了夏雪一眼,又调笑道:“何况,还有这么漂亮的小娘子陪着我,正所谓牡丹花下……呃,是花前,牡丹花前死,做鬼也风流,哈哈。”

  “你!你……变坏了!”

  ……

  时间一晃而过,寒月西坠,天光放亮。

  田峻从地上坐起来,抖了抖衣甲上的寒霜,爬上旁边的山坡上,仔细地看了看还远处的鲜卑军营地。

  这是一座占地面积方圆两里左右的营寨,寨墙……呃,没有寨墙,只是一排木桩做成的栅栏而已。

  营地内的守卫并不多,一个个缩着脖子,东倒西歪的靠在火堆旁取暖。

  田峻心中暗喜,也许,自己是赌对了!槐纵的营地,只留下了一些弱病残!

  而现在!正是进攻的最好时机!

  田峻退下山坡,来到隐蔽处,让将士们最后检查了一遍装备。然后一马当先,朝着鲜卑人的营地冲去。

  两里路距离,对于骑兵来说,不到半刻钟便可到达,根本不给守军反应的时间!

  汉军冲到寨边上之后,早就安排好的一队将士,立即将手中的绳子抛出套在木桩上,依靠马力将木桩拨出地面,很快便清空了一片十丈宽的栅栏。

  田峻大吼一声,率先冲入寨中,厚重的虎头戟左劈右刺,将前来抵挡的守军杀得人仰马翻。

  身后的汉军将士紧跟着田峻,鱼贯而入,冲入寨内大砍大杀。

  ……

  情况恰如田峻所料,哈列托为救槐纵性命,带走了几乎所有的青壮,留在寨中的只有两千多老弱残兵。

  “一汉当五胡”,区区二千老弱胡兵,又怎么打得过一千多精良的汉军?

  汉军将士们士气高昂,人人奋力向前,将一帮老弱残兵杀得人头滚落,四散而逃。

  在田峻将领头的守营将领一戟枭首之后,战斗很快便结束了。

  将善后之事交给苏勇和郭顺,田峻带着夏雪和鞠忠直奔寨内的俘虏营去。

  救出战俘,壮大自己!这就是田峻此战的目的。

  俘虏营中,密密麻麻地塞满了绑着双手双脚的汉军,足有二千人之多。

  看守的胡人早己跑掉,战俘们仍然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不是他们不想动,而是没有力气动。

  如果还有力气,他们一定会想法磨断手上的绑绳,去策应进攻的汉军。

  但是此刻,他们已经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因为,在被俘之后,他们就被严格控制饮食,每天只有几勺稀汤给他们,吊着他们的命,不让他们饿死而已。

  控制饮食,是所有军队防止俘虏反抗的常用手段,只不过,缺少粮食的胡人会做得更极端一些。

  田峻冲进俘虏营中,看到俘虏们的这种状态,立即吩咐先给俘虏们松绑,然后熬些稀饭给俘虏们一人灌上一碗。

  待俘虏们稍稍有力气说话了,田峻才开口问道:“你们是哪支军队的?可有人认识本将军?”

  俘虏们面面相觑,最后,有一位比较老成一些的俘虏说道:“我们是夏将军的部下,请问将军你是?”

  原来是夏育的军队,难怪没人认识田峻。不过,这并不打紧,同是死里求活的败军,田峻不担心收服不了他们。

  “本将乃是西路汉军田晏的护卫统领田峻。说说吧,你们为何不是战死沙场而是做了俘虏?”田峻冷哼了一声道。

  “我们并不想投降,是我们的校尉大人命令我们放下武器的。”刚才那个士兵回答道。

  田峻眉头一皱,厉声喝道:“人呢?你们的校尉在哪?”

  众人都不做声,田峻再次询问缘由,才知道他们的校尉在命令他们放下武器之后,便自杀了。

  田峻沉默了一会,才又柔声说道:“你们刚喝了点米粥,养养胃,然后再吃些食物。待养足了力气,我带你们杀回去,回去见你们的父母妻儿!他们……肯定在家中……等你们很久了!”

  听到田峻最后这一句话,俘虏们开始流眼泪了,有人开始轻声哽咽起起来。

  血性男儿杀敌报国,可内心深处,又有谁不是装着自己最亲的家人?

  ……

  田峻没有再说什么,将汉军俘虏的照顾和整编工作交给鞠忠,便转身出了俘虏营。

  负责清点缴获的晏昭前来禀报道:“将军,这鲜卑大王子的营地富得流油,共有金十万,铜钱成堆,不及清点……”

  田峻眉头一皱,打断了晏昭的话:

  “等等,不要说钱财的事。如今我军身处绝地,钱财再多,饥不能吃,寒不能衣,于我等又有何益?”

  晏昭愣了一下,有些惋惜回答道:“少将军英明。属下……也是这么想的。只是有些可惜。”

  “黄金钱财,有命拿,还得有命用!”田峻有些不满地说道:“先说有用的物资吧。”

  “属下明白!”

  晏昭尴尬地笑了笑,接着说道:“共缴获战马五千多匹,牛羊数万,器械粮草甚多,来不及清点。”

  田峻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道:“金钱分文不取,战马要全部带上,多带粮食和弓箭,能带多少带多少,带不走的全烧了,武器盔甲尽量满足解救出的汉军需要,多余的也烧了。牛羊吃不完带不走的,也全部杀掉,堆起来烧了!”

  说罢,田峻又补充道:“动作要快,我们只有一天的时间,明天天亮之前,必须离开这里!”

  晏昭应了声喏,赶紧下去安排。

  晏昭刚离开,苏勇又过来禀报道:“报告少将军,我们在一个单独的帐篷,发现了一名被绑着的儒生,据鲜卑俘虏介绍,这是檀石槐指名要送去王庭的人。”

  田峻愣了一下,立即对苏勇道:“走,带我去看看。”

  在苏勇的带领下,田峻来到了寨内中心地带的位置,在紧靠槐纵的主帐旁边,立着一个独立的小帐。

  从这个小帐所在的位置来看,帐内的人物,地位绝对不低。能在王子大帐的旁边立帐,通常是王子宠爱的女人。

  不过,这个帐中住的不是女人,而是一个男人。

  如果槐纵没有男男的嗜好,那就只能说,这个男人对鲜卑人来说非常重要,足够重要!

  田峻揭开门帘走了进去。

  帐中的光线稍微有些暗,阳光从焦黄色的布幔中透射过来,将帐中的一切染上一层淡淡的金色,配合着帐中的摆设,显得有些奢侈和豪华。

  帐中并非只有一个人,而是三个人。

  一名穿着干净儒服的的青年男子,正端坐在案上,看书!

  不过,这看书的姿势实在是怪异得很!

  男子在中间坐得笔直,在男子的左右两边,各跪坐着一名漂亮的胡女,这两名胡女各拿着竹简的一端,给男子“喂”书看。

  田峻一见这样子,立即佩服得五体投地!

  见过装13的,没见过装成这样了,真是13界的博导级别的人物啊!

  田峻笑了笑道:“帐外杀声震天,铁血交迸,兄弟却在这里与美相伴,红袖添香,是否有些太过做作?”

  青年男子抬起头来,仔细地打量了田峻一番,笑一笑,才开口说道:“在你眼中是做作,可是,对我来说,这却是保命的手段。”

  田峻没说话,找了个胡椅坐下来,随手拿起案上的烤羊腿自顾自地吃了起,然后又端起桌上的酒壶,倒了一杯马奶酒喝了一口,感觉味道怪怪的,腥膻中带股馊味,便又“噗”地一声吐在地上。

  “哈哈,这么好的马奶酒,喝不惯么?”看到田峻的样子,青年男子大笑了起来。

  田峻也笑了笑道:“我其实是在跟你比,看谁更会装13……呃,也就是做作的意思。”

  青年男子让两名胡女退下,才又对田峻道:“檀石槐听说我有些才华,才没有杀我,我故意装成嗜书的样子,是为了让鲜卑人尊重我而留我一条活命。”

  “还有呢?”田峻问道。

  “汉人也是尊重读书人的,刚才你的士兵冲进来,看到我在读书,才没有将我一刀砍死。”青年男子道。

  田峻笑了笑道:“确实如此,你这帐篷的位置,足以让我的士兵不问青红皂白就给你一刀。”

  顿了一下,田峻又问道:“除此之外,还有别的原因么?”

  “你猜。”中年男子哂笑一声道。

  田峻一激灵,好熟悉的说话套路,这不会也是穿越者么?

  仔细地打量了中年男子一眼,发现并没有后世套路“你猜”这两字时,脸上通常会出现的玩笑表情,田峻才放下心来。

  “女人也是崇拜读书人的,你这样做,恐怕是为了让这两名胡女喜欢上你乃至偷偷放了你吧?”

  田峻淡淡地说道:“三十六计之中,有一条计叫美人计。我看你细皮嫩肉的,确实美艳非凡,不知可曾失身与否……”

  青年男子哈哈大笑道:“将军真是睿智,对在下的保命拙计洞若观火,敢问将军是何来历?”

  “你猜?”田峻脸上带笑,把这句话套路了回去。

  青年男子道:“汉军大败,全军覆灭在所难免,而你却出现在这里,还攻破了鲜卑大王子的营地。此事太过诡异,匪夷所思,在下才疏学浅,实在是想不通。还请小将军解惑。”

  田峻听青年男子如此一说,心中暗自得意,朗声道:“你听好了,本公子……姓田名峻,田峻的田,田峻的峻。”

  “没听说过,哈哈……”青年男子忍俊不禁,笑喷了。

  “你……你……你又是何人?”田峻大叫道,一副“气急败坏,恼羞成怒”的表情。

  青年男子好不容易才止住笑容,站起身来,用梱着的双手对田峻施了一礼,一脸正色地道:“在下成公英,忝为夏公行军书记,在此多谢田少将军救命之恩!”

  “你……你……你是成公英?”

  田峻吃惊地张开了嘴,嘴里足可塞进一根大黄瓜……

  
记住手机版网址:m.lvsetxt.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