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田峻成狐狸_汉末孤峰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5章 田峻成狐狸

  “你……难道田公子听说过某?”看到田峻的样子,成公英很是诧异。

  “当然,你不就是那个成公英嘛,姓成公名英……呃,成公英的“成”,成公英的“公”,成公英的“英”!久仰久仰。”

  田峻心念一转,连忙用开玩笑来掩饰。

  成公英再次笑喷了……

  ……

  来自后世,堪称三国迷的田峻(王耕)又怎么会不知道成公英呢?

  这货可是韩遂帐下的首席谋士,后来,成公英在韩遂死后投靠了曹操,又被曹操委以军师,协助张既平叛和治理凉州,立下诸多功勋,被封列侯。

  在三国类的一些网络游戏中,这货的智商高达90,这可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人才啊!

  田峻走上前去,帮成公英解去手上的绑绳,然后问道:“以你之才,不可能看不出檀石槐的毒计,为何不劝谏夏将军?”

  成公英叹了口气道:“卑职只是随军记室,主管钱粮进出和公文往来,人微言轻。卑职的谏言,又怎么入得了夏公尊耳?”

  这世上不缺人才,缺的是识才的人!

  假使夏育等人能听成公英之言,又怎么会有如此大败?

  田峻也叹了口气道:“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也!”

  顿了一下,田峻又问道:“那檀石槐欲掳你去王庭,又是怎么回事。”

  成公英道:“我担心被贼所杀,便当着槐纵说出贼酋图谋,槐纵告知贼酋檀石槐,檀石槐便欲掳我去做他的军师,幸为少将军所救,不胜感激。”

  田峻笑道:“看样子,檀石槐的军师你是做不成了,就先委屈一下,跟在我身边,一起千里逃亡吧,路上机灵点,别把命丢了,祝你好运。”

  说罢,田峻转身出了帐篷,向外走去。成公英愣了一下,将刚拿到手中的书简往地上一丢,快步跟了上去……

  ……

  大营之中,大家都很忙碌。

  俘虏的一千多鲜卑士兵,全部杀掉!一万多只羊,全部杀掉!一千多头牛,全部杀掉!

  二百多胡女,嗯,要不要先给将士们用一下……算了,这是制造胡人的设备,得摧毁了,全部拉去杀掉!

  被解救的汉军俘虏们,吃了东西,刚有了点力气就开始在折腾了。

  每人挑两匹战马,一匹载物资,一匹为坐驾;衣甲没什么好的,先凑合着用,兵器也一样,先挑趁手的用。

  “那个谁,你带那么多物资,你的马载得起吗?就算你的马载得起,它还跑得动吗?就算跑得动,能跑得快吗?你那是马,不是拖拉机……”

  ……

  闹腾了半天,总算基本上把事情理顺了。

  田峻下令将斥候放到五十里之外,然后留下两队人放哨,其余闲杂人等全部赶进帐篷中休息!

  累了好几天的将士们好好地休息了四个时辰,到下半夜三点钟左右,田峻让人将全部人马叫醒,将带不走的物资全部烧了,然后,带着这三千多精神抖擞的汉军,离开了这被糟蹋得不成样子的营寨,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中。

  ……

  二百多里之外,槐纵正在教训他的意图“杀兄”的弟弟和连。

  由于和连事先没有想到田峻会让哈列托去召来槐纵的大军,更没想到田峻会放了槐纵去指挥槐纵的军队,猝不及防之下,被槐纵摁着狠狠揍了一顿,损失了数千人马才止着溃败之势。

  但是,正听谓“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论用兵能力,做弟弟的和连,比做哥哥的槐纵高了不止一个等级。

  和连吃亏之后,立即整顿败兵,回头又与他大哥槐纵狠狠干了一架,将槐纵打得损兵折将,损失了数千人马,不得不退兵五十里下寨。

  槐纵一时大意,吃了大亏,气得骂娘,并且发誓:等到自己将来做了单于之后,一定要将和连这只狗杂种弟弟(同父异母)的妈妈抓起来狠狠地折腾。

  骂完了和连,又骂田峻:“汉人都是属兔子的,说好一起干死和连这只狗杂种的,竟然自己偷偷跑了。待我干死了和连这只狗杂种,再去找你这只姓田的兔子算帐!”

  于是乎,某些兔子似乎也有了姓氏,姓田!不知道……是否有姓赵钱孙李的?

  正说着田峻,田峻的消息就传来了。

  几个剽悍的鲜卑老头骑着骏马快速地向槐纵的军营跑来,一边跑一边大喊:“大王……子,不好了,老营……老营完蛋了……”

  ……

  得知田峻袭了自己的老营,槐纵彻底愣了。

  随后,槐纵马上改变了田峻的动物种类,不再骂田峻是兔子,改骂田峻为狐狸:

  “阴谋,这一切都是田峻那小狐狸的阴谋!姓田的小狐狸,老子跟你没完!”

  于是,狐狸也有了姓氏,从此以后,田峻在草原上多了个外号:田狐狸。

  骂完田狐狸之后,槐纵也不打他弟弟了,点起大军,连夜往老营方向杀去——那里有他的粮草物资,那里还有一只狡猾的田狐狸!

  槐纵这一跑,他弟弟和连又愣了,这唱的是哪一曲?

  事出反常必有妖!得跟上去看个究竟!

  于是,和连也点起大军,小心谨慎地坠在槐纵的后头……

  而此时,那只由兔变狐的田峻,正带着重新武装起来的三千汉军,直朝两百多里之外的二王子和连的营地杀了过去……

  ……

  “峻哥,这样是不是太冒险了?”夏雪还是那一句话。

  “这我当然知道,可是,我们还能有别的办法吗?我们现在只能赌,赌和连老营中的留守兵力不多。”

  田峻也还是这句话,只是将槐纵的名字换成了和连。

  “峻哥,万一赌输了怎么办?”夏雪还是有些担忧,按夏雪的想法,应该尽快向汉境靠近才对。

  “放心吧,这段时间,阎王爷不收处男处女。”田峻依旧是口无遮拦。

  “你,你找死啊!”夏雪拔剑就砍。

  “夏一跳,你又吓我一跳!”田峻侧身躲过……

  田峻仰首向天,放开喉咙大声吼道:

  “敕勒川,阴山下。

  天似穹庐,笼盖四野。

  天苍苍,野茫茫,

  风吹草低见牛羊。

  男儿血,英雄色。

  为我一呼,江海回荡。

  山寂寂,水殇殇。

  纵横奔突显锋芒……”

  ……

  全部汉军都是一人双马,行军速度快了很多,不过,为了蓄养体力,田峻在离和连的老营约五十多里的地方停了下来。

  “公子,此战不宜在白天打,须得在夜间奇袭才行!”

  了解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之后,成公英开始担任临时军师的角色。

  抬头看了看天上的铅云,又看了看成公英。

  田峻心中有点失望,自言自语地说道:“好歹也是三国游戏中智力值90以上的人物,难道就这点本事?”

  “公子,公子你……说啥?”成公英听得莫名其妙,有些迷糊。

  “哦,没什么,你刚才说夜袭,我有点走神了,在想夜袭的事情。”田峻掩饰道。

  “公子,据我所知,和连的军事才能要比槐纵强很多,大营不可能像槐纵一样空虚。以我们现在的兵力,要夜袭成功并不难,但伤亡也会很大,而我们的人马,深处敌境,承受不起大的伤亡。”成公英接着说道。

  毫无新意,也没有建设性的方案!

  田峻皱了皱眉头,心中更加失望。

  正想吐槽罗贯中(演义作者)和陈寿(三国志作者)几句,便听成公英又说道:“将军解救出来的二千汉军,都穿着鲜卑人的衣甲,何不来个“瞒天过海”之计?”

  田峻一愣,这才大笑道:“军师之计,正合吾意,吾得天华(成公英字天华),犹……哦,哈哈哈哈……”
记住手机版网址:m.lvsetxt.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