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单于亮王炸_汉末孤峰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7章 单于亮王炸

  郭顺说完,便又昏过去了。

  “走?”

  田峻看了看东南边地平线上出现的一道黑线,语气异常坚定地喝道:“已经来不及了……只有拼!才有一线生机!”

  那是一条宽约数里的黑线,没有数万骑兵是排不出这种阵势的!

  田峻现在所处的位置,北边和西边是冰雪覆盖的大山,只有东方和南方两个方向可走。檀石槐的军队出现在东方和南方之间,不论田峻往东或往南,都会遭到檀石槐的快速拦截。

  田峻让人好生照顾拼死逃回的郭顺,然后对身后的将士大喊道:“备战!列锋矢阵!”

  山谷中人喊马嘶,一阵骚动。

  身处敌境,将士们一直都处于备战状态,很快,一个锋矢阵便形成了。田峻将自己最精锐的一千五百亲军放在最前面,做为锋矢坚硬的尖头。

  列完阵之后,田峻并没有马上冲锋,而是带兵缓缓出了谷口,等着檀石槐大军的到来。

  因为距离太远,如果现在冲上去,檀石槐的两翼一包抄,便会立即变成一个空心的凹形阵,将田峻的这点人马裹在中间层层围杀!

  所以,田峻在等!

  等檀石槐来到近前来不及变阵。

  等战机的出现。

  ……

  雪停了,风依旧在怒号,吹得旌旗呼拉拉地响!

  六千汉军将士,如六千樽柱石一般立在哪里,严阵以待。

  鲜卑人的军队在田峻对面停了下来,立成三个大方阵,形成一个很大的“品”字。前面的方阵最大,约有二万人马,后面的两个方阵,每个方阵约有一万人左右。

  总数约四万鲜卑人,而田峻只有六千汉军!

  田峻咬了咬牙,正要下令进攻,只见正前面的鲜卑军阵中走出一队人马来,当先一人,头戴金盔,身披大氅,鹰眼勾鼻,满脸钢须,身材高大壮硕,目测身高足有2.2米以上!

  这大概就是檀石槐了。

  史载檀石槐身材高大雄阔,勇悍异常且富有谋略,被鲜卑人推为首领之后在弹汗山建立王庭,向南掠夺东汉,向北抗拒丁零,向东击退扶余,向西进击乌孙,完全占据匈奴故土,甚至一度攻至倭国,东西达一万四千余里,南北达七千余里。为了管辖庞大的领地,檀石槐将鲜卑分成三部:

  从右北平郡以东,直至辽东郡,连接扶余、濊貊等二十多个城邑,为东部鲜卑;

  从右北平郡以西,直至上谷郡的十多个城邑,为中部鲜卑;

  从上谷郡以西,直至敦煌郡、乌孙等二十多个城邑,为西部鲜卑。

  而现在田峻所在的位置,正处在云中郡以西北一千五八余里,属中西部鲜卑之间。

  檀石槐带着左右十几员大将来到阵前,看了看严阵以待的汉军,暗暗点了点头,开口说道:“对面姓田的小子,出来说话!”

  语调不高,却极有穿透力,且极有威严,给人一种不可抗拒之感。

  田峻策马上前,傲然道:“本将在此,大单于有何话,不妨直说!”

  檀石槐一双厉目紧紧地瞪着田峻。

  半晌之后,檀石槐才缓缓地说道:“本单于在前线将你们大汉朝的三大狗屁名将打得落花流水全军覆没,没想到在后方,却被你这乳臭未干的小子钻了空子。把本单于的两个儿子给玩得团团转。”

  田峻大笑道:“多谢大单于夸奖!”

  “夸奖?哼啍!”

  檀石槐冷哼一声,接着道:“这点小把戏,就想瞒得过本单于,真当本单于的万里江山是凭空得来的么?本单于只要大概估算一下,就知道你会藏身在这个山谷!”

  田峻心中一凛,暗自后悔自己太过大意,因为这方圆百里,也就这附近的几座山谷最适合藏身。檀石槐只要派人逐一搜索,确实不难找到这里。

  也是自己估错了对手啊!

  一直以为自己的对手只是和连以及槐纵,没想到,自己的真正的对手切换成了一代豪雄檀石槐!

  若是知道自己的对手是檀石槐,田峻是绝不会在这里猫冬的……

  田峻本来是考虑到,和连被自己骗到南部去了,槐纵懦弱又缺少物资,所以才放心大胆地猫在这山谷之中,没想到檀石槐会亲自赶过来对付自己。这下……可是有些麻烦了……

  “哈哈!”

  田峻心念电转,却没有露出丝毫怯弱,大笑了一声道:“没想到大单于会亲来,还带了这么多军队,本将不胜荣欣!”

  檀石槐盯着田峻,缓缓地道:“事到如今,你待如何?”

  田峻笑道:“两军阵前,多说无意,何不放马一战?”

  檀石槐闻言,脸色一缓,依旧冷冷地说道:“小子,有点胆识!听说,你小子今年才14岁?”

  田峻道:“正是如此,莫非大单于以为本将年幼,便不配与你一战?”

  “不错,果然有点胆识!”

  檀石槐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笑完之后,才又高声说道:“不过你可知道本单于14岁的故事?”

  田峻轻蔑地笑道:“无非是有了多少牛羊,睡了多少女人罢了。”

  檀石槐并没有生气,而是得意地说道:“本单于十四岁时,有一个部族的首领掠夺走我外祖父家的牛羊,我便只身骑马追去和他们交战,以一敌万,无人能挡!将被抢去的牛马全部追了回来。本王也正是因为这一件事被推举为部落首领,从此开始了本王称霸草原之路!”

  顿了一下,檀石槐又道:“本王看在你今年也是14岁的份上,便给你一次机会,向本单于宣誓效忠,助我征战天下。若是不然,哼哼!”

  田峻冷哼一声道:“不然又如何?”

  檀石槐目光一瞪,如两把利刀刺向田峻,厉声道:“若不为我所用,我必灭之,以绝后患。”

  田峻没有说话,而是转过身来,面对自己的将士,大声喊道:“两军相逢勇者胜!跟着我,我带你们回家!”

  将士们齐声怒吼:“回家!回家!回家!”

  田峻见军心可用,长戟斜举,一马当先向鲜卑军阵冲去……

  兵法云:“穷寇莫追,归师勿掩”,意思是对回兵之敌不可阻挡,对走投无路之敌不可过分追逼。

  当一支孤军被挡着了回家的路,便会拼死力战,给阻挡在前面的敌军造成巨大的伤害。

  田峻的几句喊话,成功地用“回家”二字将六千汉军变成了一支“归师”。

  檀石槐是知兵之人,见汉军全军疾冲而来,也是金刀一挥,下令全军迎战。

  ……

  田峻伏在疾驰的汗血马上,双腿紧夹着马腹,左手握缰,青筋暴起的右手紧握着斜拖的长戟,直向鲜卑大军冲去。

  人马合一,人戟合一,人、马、戟浑然一体!人就点戟,戟就是人!此刻的田峻心中没有一丝杂念。

  浑然忘我者的世界是安静的,只有风在耳边呼呼作响……

  几个呼吸之间,田峻便冲进了鲜卑军中,一名鲜卑大将手持狼牙棒奋力向田峻砸来。

  田峻眼神一缩,大吼一声,不闪不避,斜拖的长戟突然暴起,快若惊鸿,带着一道残影划向鲜卑大将。

  两马交错而过,鲜卑大将的身体斜肩搭背被长戟的月牙劈成两半。

  身后的汉军将士见状,全都被激起了血性,一个个全都如噬血狂魔一般,一边高呼“回家”,一边舍生忘死地奋力拼杀……

  一时之间,鲜卑数万人马竟被六千汉军打得阵形大乱。汉军如一根锋利的楔子一般,狠狠地刺进了檀石槐的中军。

  檀石槐见田峻无人能挡,勃然大怒,不顾身边大将劝阻,欲亲自上前迎战田峻。

  大王子槐纵拦着檀石槐道:“父王已是知命(五十岁)之年,又身体欠佳,岂可轻易与人争战?孩儿愿代父王去杀了田峻!”

  檀石槐一向看不起槐纵,语带轻蔑地说道:“你?你……不是他的对手!”

  槐纵心中一直对檀石槐宠爱二王子和连而心怀不满,此时见父王又如此蔑视自己,心中更是激奋,连招呼都不打一声,便离了檀石槐的中军,拍马舞刀直向田峻冲去。

  田峻正在左劈右刺,突然见到槐纵发狂一样向自己冲来,心中暗喜。对跟在身后的苏勇叫道:

  “勇哥,肥羊来了,抓活的!”

  说罢,田峻长戟蓄足十二分力气扫向槐纵的战刀,将槐纵的战刀打得脱手飞出。紧跟在后的苏勇双手一探将槐纵拉到自己马上,然后一拳砸晕。

  大王子槐纵被捉之后,鲜卑军更加混乱,竟被高叫“回家”的汉军凿了个对穿。

  田峻凿穿敌阵之后,也不蛮战,带着汉军向南狂奔而去……

  檀石槐气急败坏,率军紧追不舍。两军一前一后跑了五十多里,田峻的汉军仗着一人双马,渐渐与鲜卑拉开了足有五里的距离。

  ……

  在经过个一个山口时,田峻下令夏雪带着大队人马先走,自己则带着苏勇及仅剩一千的亲卫军,堵在山口上为汉军大队断后。

  鲜卑军追到山口,看到被绑成待宰猪羊一样,被田峻挟持的大王子,都不敢发动进攻而只在对面列阵,并派人快马通知尚在后军的檀石槐。

  等了约摸半个时辰,檀石槐才来到了山口,见到挟持着槐纵的田峻,檀石槐又急又气,放声大骂道:“姓田的小子!靠挟持他人求得活命算什么好汉?赶快放了我这不肖子,否则,我必将你碎尸万段!”

  田峻见檀石槐出来对话,心中暗喜,正好可以慢慢拖延时间,便假装服软道:“尊敬的檀石槐大单于,我无意伤害你的大儿子,只是想为自己求得一次活命的机会。”

  檀石槐道:“你想活命,那还不简单,只要你投降于我,我便封你为将军,送你牛羊美女无数,让你得享荣华富贵。”

  牛羊美女?我靠,什么时候美女变得跟牛羊一样不值钱了?还是牛羊在前美女在后?!

  真是一群畜生!

  田峻握刀的手忍不住颤抖了一下,锋利的刀锋割破了槐纵脖子上的皮肉,鲜血顺着刀面如红色的蚯蚓一样流淌下来。

  槐纵终于吓哭了,对着檀石槐大喊起来:“父亲!我……我不想死啊……呜呜呜……”

  檀石槐也是心惊,虽然檀石槐更喜欢二王子和连,但槐纵也是自己的儿子啊,檀石槐自然是不愿槐纵死的。

  于是,檀石槐便又开口道:“本单于给出的条件已经够优厚了,少将军还不满意么?”

  田峻一激灵,也意识到刚才这一抖手差点要了槐纵的命,不过,这不正好可以达到自己拖延时间的目的吗?

  心念一转,田峻倒是很好奇这檀石槐还能开出什么样的条件。于是,田峻顺势开口说道:“大单于未免也太小看我了吧?”

  这种话,傻瓜都能听出来其弦外之音是对条件不满。

  “那……你想如何?”檀石槐道:“少将军有什么要求尽管直说。”

  田峻笑道:“本将军还没想清楚啊,你先说说你有什么吧。”

  檀石槐想了下,一咬牙,决定抛出自己的“王炸”:

  “本单于有两个女儿与你差不多同岁,都长得高大健壮,力大如牛,寻常男子也不是其对手,你若投降于我,我便将这两个女儿都许给你为妻,你看如何?”

  
记住手机版网址:m.lvsetxt.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