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莫怨屠刀冷无情_汉末孤峰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9章 莫怨屠刀冷无情

  几番周折,田峻也不知道这是到了哪里,只知道这山谷的附近到处都是山,足有数百个山峰。四周群峰错落,人迹旱至。

  不得不说,这确实是一个非常适合秘密猫冬的好地方。任谁也想不到,田峻会躲在这种地方猫冬。

  田峻将三千多军队驻扎在这里,终于躲开了鲜卑人的搜索。

  ……

  北国的冬天,单调而又漫长……

  日子一天天过去,转眼到了十二月中旬。

  田峻让人到山腰上砍了一大堆韧性很强的青藤,然后自顾自地编了起来……

  “峻哥,这是你编的箩筐么?编得好丑!”看到田峻用籐条编的简单箩筐,夏雪好奇地问道。

  “丑点没关系,能装鲜卑人的脑袋就行。”田峻一边忙活,一边头也不抬地说道。

  “不就那大王子一颗人头么?要这么大箩筐装?”夏雪皱了皱眉道。

  一向好动的夏雪,与这一群臭男人呆在山谷中,一呆就是两个多月,真给闷坏了。只好每天来找田峻打闹,见田峻今天不陪他玩,便嘟着嘴,有些不高兴了。

  “雪儿,我们现在手上确实只有一颗鲜卑人的脑袋,但很快,我们就会有成千上万颗。”

  田峻将最后几根籐条扎好,又拿起箩筐在地上砸了几下道:“不错,够结实!”

  夏雪撇了撇嘴:“才一个丑八怪箩箩筐,就想装成千上万颗人头?别瞎说说,陪我练武好么?”

  田峻摇了摇头,很认真地对夏雪道:“雪儿,你说朝廷会怎么处置你父亲和我父亲?”

  夏雪一听这话,便没有打闹的兴致了,很担忧地说道:“如此大败,恐怕……恐怕……会获罪。”

  田峻点了点头道:“是的,获罪在所难免。所以,我们要尽量补救,多带些鲜卑人的人头回去。”

  夏雪道:“你是想劫杀鲜卑人?要怎样做?”

  田峻笑了笑道:“你去把他们几个都找来吧,我们开个会!”

  夏雪应了一声,蹦跳着去传令去了。

  最先闻迅赶到的是郭顺,此前郭顺亲自担任斥候队长,遭遇檀石槐的“搜山检海”的队伍,寡不敌众被砍了一刀,又带伤拼死回去报信,才给了这支汉军准备的时间,避免了更大的损失。

  如今三个月过去,在田峻的精心照顾下,伤口恢复得也还不错。因为郭顺的帐篷就在田峻的帐篷边上,所以来得最快。

  接下来是苏勇,这是田峻的几位手下中最为年长的军候。

  已届而立之年的苏勇,从小就跟着田晏南征北战,立功无数,深得田晏信任。

  然后是鞠忠,鞠忠都是西凉人氏,自幼在羌胡人群狼环视的地方长大,其为人不善言辞,却极善杀人,在田峻的三个手下中要数鞠忠的武艺最高。

  再然后是晏忠,晏忠是田氏家将,数代依附田氏,最是忠心耿耿。

  最后才是慢悠悠走来的成公英。

  成公英看了看田峻编的箩筐,眼神一亮,围着箩筐转了两圈,实然狠狠一脚把它踢飞,又快跑过去搬了回来,仔细查看了一番,才释然地一笑道:“不错不错,够结实,来装人头正好。”

  苏勇等人都莫名其妙,唯有田峻笑了笑道:“你这个狗头军师果然是有几份本事,看到这东西就知道了本公子的打算,着实让人佩服。”

  成公英被田峻表扬了一下,立即恢复读书人装13的本性,踱着方步,昂首朝天道:“古人云:闻弦歌而知雅意,何况是看到这么古怪的箩筐?”

  田峻哈哈大笑道:“真有你的,还蹬鼻子上脸了,你既然知道了,那就跟大家说说吧。”

  成公英向田峻唱了声喏,然后开口说道:“公子近期必有南下的打算,在南下之时,必会大肆屠杀鲜卑人,斩获其人头向朝廷报功,一者雪汉军战败之耻,二者为将士们谋得功勋,三者为老将军减罪。”

  “哎呀,说得太对了,你……你简直就是我肚子里的蛔虫!”田峻大叫道。

  “你们……太恶心了!”夏雪狠狠踢了田峻一脚。

  苏勇等人都大笑起来,连被说成是蛔虫的成公英也忍俊不禁,大笑起来。

  两个月的朝夕相处,大家都已经习惯了田峻这种说话方式。熟悉田峻的苏勇等人,虽然很是讶异田峻与之前的诸多不同,但也都归结于是战场对田峻的磨练,使田峻看透了生死。

  人只要看透了生死之后,便会变得无所畏惧,即使再严峻的形势摆在眼前,依旧能谈笑自如,从容不迫。

  而成公英则私下里对苏勇等人道:“泰山崩于前而心不惊,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说的就是你家公子这种人,这种人,通常是天生的统帅之才!”

  苏勇等人也都深以为然,对田峻更加佩服和归心。

  田峻待众人都安静下来之后,才又对鞠忠道:“我听说西凉人在冬天出行时,有用到一种雪车(雪撬),不知鞠兄会不会做?”

  鞠忠道:“这有何难,公子若是需要,我只需半天就可以做出来。”

  田峻道:“如此甚好,就请鞠兄调动军士,十天之内做三百辆雪车出来。”

  然后,田峻又指着那粗陋的箩筐对苏勇道:“这种箩筐,就劳烦苏兄,十天之内做六百个出来。”

  成公英算了一下道:“公子的计划不小啊,竟然想要带一万多人头回去!公子刚才说十天之后要这些车和筐,莫非南下之期,便在十天之后?”

  王嵩点了点头道:“北方草原的冬天是漫长的。从九月底开始下雪,到次年二三月份雪才会停。我们的粮草并不足以支撑这么长的时间,而且,也并不是冬天就得一直猫着。现在正是南下最好时机!”

  顿了一下,田峻见苏勇等人有些不明白,便又开口说道:“我们在山谷中已经猫了两个多月了,现在已经是十二月中旬,也正是一年中最严寒的时候。

  我之所以挑这个时候南下,主要有三个方面的考虑:

  其一,这是一年中最严寒的季节,这个时候鲜卑人都猫在窝里很少活动,我军的行动不易被鲜卑人发现。

  其二,草原大战已经结束了两个多月,鲜卑人纠集到一起的各部落军队应该已经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这样我军所要面对的敌人就不会那么强大了。

  其三,这个时候鲜卑人不会想到会有外敌入侵,防备最为松懈,因此,也就最适合我军去猎取鲜卑人的脑袋!赢取军功!”

  众人闻言,尽皆振奋。一边抓紧时间准备,一边远远地派出斥候,查探归途中所要经过的各个鲜卑部落的动静。

  ……

  十天之后,一切准备就绪,在山谷中休整了足足两个多月的三千五百汉军,个个精神抖擞士气高昂。

  田峻以鞠忠领一千精锐为先锋,亲率二千五百人为后军,开始了血雨腥风的回家之路。

  汉军的第一个目标是与山谷相距八十多里的一个二千多人的鲜卑部落。

  田峻于天亮时分突然发动,快速攻破了部落的寨墙突入寨中,不论老幼全部砍杀,彻底血洗了这个部落。

  然后,由晏昭负责收人头。

  晏昭扯起公鸭嗓子大叫:“收人头啰,收人头啰,所有青壮男子的人头都割下来放进筐中,太老的不要,妇人的也不要,哎……那个谁,你手中那颗人头还没你的拳头大,也是青壮么……”

  夏雪听得眉头直皱,对田峻凶道:“你……你们太过份了,连襁褓中的婴儿也要杀掉么?”

  田峻不为所动,叹了口气道:“这些孩子,十几年之后便是凶悍的鲜卑战士,”

  “那……那些小女婴呢?”夏雪依旧非常愤怒。

  田峻还是不为所动:“十年之后,她们就是生产鲜卑战士的设备!”

  夏雪泫然欲泣地指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正要开口,田峻首先大喊起来:“传我命令,没有行动能力的老人,以后不要杀!让他们活着,消耗鲜卑人的粮食!”

  夏雪彻底无语……

  田峻将夏雪拉到一边道:“我也不想这样做,可是民族之间,为争夺生存空间,谁又不是无所不用其极?能够削弱对方战争潜力的手段,就是最好的战争手段。几百年来,胡人一直是这样对汉人的,我们汉人也该这样对待胡人。”

  “那,民族之间除了战争,就没有和平相处的可能吗?”夏雪望着田峻,眼中蓄满了泪花。

  田峻拍了拍夏雪的肩膀,叹了口气,语气轻缓而又坚定地说道:“可以的,将来一定可以的。”

  “将来?”夏雪有些不解。

  田峻道:“等我们汉人足够强大了之后,让胡人说汉话、书汉字、着汉服、习汉俗、从农耕,汉胡不分彼此,亲如兄弟一家,便再无民族之间的血腥仇杀。然而,在此之前,我们只能以杀止杀,尽最大努力摧毁胡人的战争潜力,去为我族争取生存空间,使文明不至于屡遭野蛮践踏。”

  夏雪用满是期盼的眼神看着田峻,轻轻地问道:“峻哥哥,这一天真会到来吗?”

  “会的,一定会的!”田峻坚定地回答道。

  此时,田峻的心,又回到了穿越前的那个五十多个民族亲如一家的年代,在那个时空,田峻(王耕)就有很多的朋友和同事是少数民族,彼此和谐相处,亲如兄弟,与同族无异。

  话题有点沉重,田峻的心也有点沉重。

  穿越以来,田峻一直以为自己看透了生死,数次面对十倍以上的敌人,田峻都能面不改色,谈笑自如甚至嘻嘻哈哈。

  可是当真的要举起屠刀砍向这些无辜弱小的生命时,田峻的心,也是在流血的!

  田峻长叹了一口气,对夏雪道:“但是,我们现在还不够强大,离各民族亲如一家的那一天还很远很远。时势如此,又能如何?

  咱们今天这刀要是砍不下去,待来日,这些胡人就会举起屠刀,砍向咱们俩自己的孩子!”

  “你……谁要跟你生孩子了!”夏雪羞恼地踢了田峻一脚,转身跑开了。

  
记住手机版网址:m.lvsetxt.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