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漏雨破屋闻惊雷_汉末孤峰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1章 漏雨破屋闻惊雷

  “你,你说什么?田峻那小子没死?”

  雁门太守府中,突然传出一声大叫。

  听到雁门关守将刘栋的禀报,太守刘林惊得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双虎目紧紧地瞪着刘栋。

  刘栋吓得后退了两步,再次单膝跪地抱拳道:“千真万确,末将刚刚获知此讯时,也觉得匪夷所思。田公帐下军侯苏勇就在帐外,太守大人不妨亲自问之。”

  “那还等什么?快叫苏勇进来回话!”刘林大喝道。

  “喏,末将这就去叫人。”说完,刘栋连忙向外跑去。

  少顷,刘栋带着一个高大健壮的汉子走了进来。

  刘林一看,高声道:“果然是苏军侯!田公子真还活着?他现在在哪里?”

  苏勇道:“就在雁门关外!”

  “快!快带老夫去雁门关!”

  说罢,刘林拉起苏勇就往外面跑,五十多岁的老头,跑得比兔子还快……

  ……

  雁门关守将刘林,曾经与田晏同为段颎手下部将,和田晏乃是战场上的生死兄弟。

  田峻自幼乖巧聪明,又常在军中练武,深得田晏的这些同僚喜爱。这次田晏随父征战,失陷在千里之外的草原,让刘林及一干同僚都伤心叹息了很久。

  如今听说田峻还活着,并且还把槐纵和拓跋苍狼的人头带了回来,刘林感到惊喜莫名又难以置信,便赶忙骑了战马,向雁门关赶去。

  ……

  雁门关是不可以随便打开的,尤其是几千军队入关,没有太守的命令,任何人不可以擅自打开关门。

  田峻在关外等了一刻钟左右,突然听到关上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大吼:“田峻,臭小子你在哪?”

  “刘伯父,臭小子我在这儿……呃,”田峻一时激动,张口就说,回完话后才发现不对劲。

  “啊哈,五年不见,你长成这样了?”刘林颇是诧异地看着关下魁梧壮实的田峻道。

  五年不见,在刘林的记忆中,田峻依然是那个刁钻精明的小屁孩。

  什么叫“长成这样了”?

  我这样子……对自然环境有影响吗?

  田峻在心里吐槽了一句,苦笑了一下,高声道:“刘伯父,你不会不认得我了吧?”

  “唉,长大长高了,不过老夫还不致于认不出你这臭小子。”

  说罢,刘林大喊一声:来人,开关门,迎接我们的少年英雄回家!”

  随着刘林的喊声,关上关下传来震天的欢呼声。

  田峻制止了想要狂奔入关的众人,让大家排着整齐的队列,雄纠纠,气昂昂地开进了关中……

  ……

  田峻没有想到雁门太守换成了刘林,这样一来,事情就好办得多,军队和被解救的百姓都得到了妥善的安置,军官的姓名也由刘林直接报备,军队的建制得以完整的保留。

  战马和牛羊则由刘栋协助,安排在临时购置的庄园里。

  有刘林这个太守帮忙,这些都只是几句话的事情,不需田峻操心,自有人去办理得妥妥贴贴的。

  期间田峻问起父亲田晏的情况,刘林对田峻道:“令尊与夏育、臧旻因战败获罪,皆已贬为庶民,不过,你也别急,有槐纵和拓跋苍狼的人头和二万多颗鲜卑人的脑袋,再求段公(段熲)帮忙,令尊和夏育应该都还有启复的机会。”

  田峻道:“小子年幼无知,该如何做,还请刘伯父指导。”

  刘林道:“老夫这就写一道奏章给陛下,再将槐纵他们的人头也一并送过去。”

  顿了一下,刘林又道:“你也一同去雒阳等结果吧。我和你父亲,还有夏育,都是段公的老部下,我稍后写封信给你,你拿着我的信去拜见段公,段公应该会给我个面子,在京中给你一些照应。

  田峻郑重地拜谢了刘林的相助之恩,然后,带了一队护卫,随着刘林派出的押运人头的队伍,一同朝雒阳赶去。

  ……

  雒阳(即洛阳,东汉时称雒阳)城中,在一所破败的宅子里,一位长相威猛、头发花白的老人,正一动不动地靠坐在床榻上。

  另一个更显老态的老头,端着一只陶碗递到威猛老头的手中,用苍老的声音说道:“老爷,该吃药了。”

  威猛老头接过药碗,本想放下不喝,看了一眼给他熬药的老头,又有些于心不忍,犹豫了一下,还是将药碗放到嘴边,一仰脖子,一口便将碗中的药一口喝得干干净净。

  熬药的老头欣慰地看着威猛老头道:“老爷这喝药的样子,让我想起当年老爷那喝酒的样子。那一年羌乱,老爷应征入伍做了敢死队,也是这样一口将一碗酒灌下,还顺手将那只碗给砸碎了。我刚才啊,看你这喝药的样子,还真以为你接下来会把这只碗也砸了呢,呵呵。”

  威猛老头苦笑了一声道:“良伯,真是辛苦你了!这药,以后还是不要熬了吧。”

  良伯道:“老爷,事情已经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再说并没有关于峻公子的坏消息传来,说不定吉人自有天相……”

  威猛老头没有说话。沉默了良久之后,才又说道:“没想到,我田晏几十年出生入死,南征北战,为了国家抛妻弃子,到头来还是弄得这个下场。早知如此,这次就该死在草原,不要回来……”

  田晏?没错,这威猛老头便是田峻的父亲,大名鼎鼎的汉末名将田晏!这个叫良伯的人,就就田晏家的老管家。

  田晏年少从军,因作战勇猛,成为护羌校尉段熲部下左司马,多次与羌人叛军作战,几乎从无败绩,号称段颎手下第一猛将!

  当年段颎手下两大猛将分别是田晏和夏育,田晏为左司马,夏育为右司马。左右司马互相配合,纵横西凉,羌人叛军闻之丧胆,两人一起撑起了段颎的“凉州三明”之一的盛名!

  后来段颎到雒阳中枢任职,田晏接替段颎担任护羌校尉一职。

  熹平六年(公元177年)正逢鲜卑骚扰北方,弄得北方民不聊生。田晏欲率军抵抗鲜卑却反被朝中清流诋毁。

  万般无奈之际,田晏只好恳求中常侍王甫帮忙说服天子刘宏,派兵反击鲜卑的入侵。

  好大喜功的天子刘宏,将抵抗鲜卑入侵的方案直接更改成出兵讨伐鲜卑。并将田晏的职务由护羌校尉改成破鲜卑中郎将。

  然后于八月底,刘宏命田晏与乌丸校尉夏育、匈奴中郎将臧旻分兵三路讨伐鲜卑,结果大败而归,连自己的儿子田晏和准儿媳夏雪都留在了草原“不知所终”。

  田晏和夏育也因此战战败而被判成抄家问斩之罪,幸亏段颎动用各种关系为田晏和夏育说情,才保着一命而只是被贬为庶人。

  虽然保着了一命,但家却被抄了,若非段颎暗中接济,恐怕连温饱都成了问题。

  按理说,也不至于如此惨的,但问题在于朝中的士族与宦官争权,田晏因之前恳求过中常侍王甫帮忙,而被士族世家们诬为宦官一党。

  掌控着舆论话语权的士族世家们将田晏求王甫的事情弄得天下皆知,坏了田晏的名声,使之人人侧目。

  连许多田晏之前的同僚好友,都不敢公开接济田晏,唯恐被士族世家们打成“阉党”的标记。

  穷困遼倒又伤心失意的田晏从此便病倒了,若非有老管家良伯照顾,恐怕早就病死在哪个角落里了。

  ……

  天空中下起了小雨,雨中夹着点雪花,从破败的瓦楞里洒下来,飘落在田晏的床前。

  微风从没有帘子的窗户上吹进,冷嗖嗖的,又带带着一股潮湿的气息。

  一声声隆隆的雷声由远而近,终于在屋顶炸响,震得田晏的耳朵有点生疼。

  使劲张了张嘴又揉了揉耳根,田晏叹了口气,问良伯道:“良伯,今天是什么时候了?”

  “老爷,今天是正月初七,新年节庆(假期)已过,朝廷开始复朝了。刚才段公让人送来了一些肉食,说是宫里分给大臣们的,段公家中肉食较多,便让下人给老爷送了过来。在下稍后便烹一些给老爷吃。”

  田晏神情委糜地说道:“算了吧,心若死灰矣,我吃这些又有何用,你用这些肉食给双儿补补身子吧。”

  双儿是良伯的孙子,因父母都殁于战场,自幼便跟在良伯身边,与良伯相依为命。这次田晏被抄家,家中门客尽散,只有无家可归的老管家良伯带着双儿一直跟随着田晏。

  田晏正说着双儿,便见一个十岁左右的壮小子从外面冒着雨雪跑了进来,一边跑一边喊:“爷爷,爷爷,城门口进来了好多车,车上都装着人头呢,看着好怕人。”

  “没出息,人头有什么好怕的。前些年在西凉,还见得少吗?”良伯随口斥道。

  在西凉,汉羌之战经常是杀得人头滚滚,双儿在西凉,见过的人头京观不止一座。

  尤其是,双儿的父亲也是猛将,曾经砍过不少羌人的脑袋垒进京观里,后来……后来自己战死了,脑袋也被羌人砍走,不知是垒进了京观,还是变成某位豪帅喝酒的酒具。

  “爷爷,双儿还是有点怕的,太……太多了,听人说足有两万多鲜卑人的人头……”双儿有点胆怯地说道。

  “鲜卑人的人头?”

  田晏一下子坐直了身子,大声喝问道:“什么?你说什么?究竟是何事?”

  征鲜卑之战大败而归,儿子和准儿媳也失陷于草原,让田晏对鲜卑人的消息非常敏感。

  双儿吓了一跳,后退了两步,开口说道:“田伯伯,双儿刚才到街上玩,看到好多人涌着去看人头,便也跟过去看了,下次……下次再也不乱跑了。”

  田晏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苦笑了一下,对双儿道:“双儿别怕,我刚才只是想问你,那鲜卑人脑袋的事情。”

  双儿吐了吐舌头,吁了口气道:“田伯父,你长得这么吓人,说话能不能小……小……小……小声点?”

  “唔……”田晏噎了一下,换成“轻柔”的语气低声问道:“双儿别怕,伯父问你,你刚才还听到了什么?”

  “还听大家说,鲜卑大王子槐纵和什么苍狼的人头也被人带了过来。”双儿仍有些怕这个威猛老头,小心翼翼地回答道。

  “槐纵和拓跋苍狼的人头?谁有这么大本事?没听说朝廷向鲜卑动兵啊。”田晏有些疑惑地看向良伯。

  忍不防,只听双儿又说道:“听说……听说那位少年英雄,就是咱家公子田……田峻。”

  “什么?!”田晏突然大吼了一声,吓得双儿一遛烟跑得无影无踪……

  
记住手机版网址:m.lvsetxt.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