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少年含笑看吴钩_汉末孤峰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2章 少年含笑看吴钩

  “良伯,快扶我起来,去看看是真是假!”

  田晏扶着床头就要站起来。

  就在此时,一个突兀而又熟悉的声音从门口传来:“父亲大人,你这是怎么啦?”

  随后,一个半大小伙子便如一阵旋风一样,出现在了田晏的身前,田晏定睛一看——正是自己日思夜想的儿子田峻!

  田晏身形一僵,怔怔地站在床前,张开嘴,却半天叫不出声来,一双眼睛瞪得溜圆。

  过了良久,才张开双手,将田峻使劲搂在怀中,放声哭了起来。

  这个在尸山血海中滚打了半辈子,刀斧加身从不皱眉的铁骨铮铮的老人,此刻竟哭得像一个孩子一样!

  田峻也流泪了,搂着田晏低声地哽咽着。

  此刻,王耕的意识已经完全与田峻融合在一起,不仅接受了田峻的记忆,也接受了田峻的意识和感情。

  分不清自己究竟是王耕还是田峻,不知道自己是属于王耕多一点,还是属于田峻多一点,搞不清自己是带着田峻记忆的王耕,还是带着王耕记忆的田峻。

  或者,是王耕还是田峻已经不必再去分清,因为王耕和田峻已经变成了同一个人。

  ……

  风小了,雨停了,一束束春日的阳光从破败的瓦楞中洒下来,在屋中跳动着斑驳的光影。

  一切都过去了,所有的伤心和焦虑,所有的遭遇和不幸都成了过去。

  仿佛是一场梦!

  一场长达一百多天的恶梦,随着这春日阳光的到来被和煦的春风吹得无影无踪……

  良久,田晏才推开田峻,瞪着田峻厉声喝道:“臭小子,夏雪呢?怎么不见夏雪?!”

  田峻赶紧回道:“父亲放心,雪儿活得好好的,雪儿也去见他父亲了!”

  田晏这才语气一缓,连声说道:“好!好!好!都没事就好!”

  说罢,田晏仰天大笑,粗犷的声音,惊飞了梁上的燕雀。

  长久以来郁积于心的闷气,也因这一笑而荡然无存,片刻前的委糜之气一扫而光,整个人一下子又精神了起来,老当益壮的虎将气势尽显,让人眼前一亮,却又不敢轻犯!

  笑完之后,田晏对田峻道:“峻儿,走!随为父去见姓夏的臭老头,看他会怎么说!”

  田峻诧异地看着田晏道:“父亲,你的病?你……你这……不会是回光返照吧?”

  “臭小子,你希望俺早死嘛?!”田晏气得狠狠一脚踢了过去……

  ……

  夏育的宅子里,夏育也正与夏雪相拥而泣。

  与田晏相比,夏育的境况要好很多。

  在世人眼里,夏育依旧是那个叱咤风云的名将,此次战败也只是受田晏连累而已。

  因为是田晏“贿赂”王甫向天子请命出征的,所以战败的主要责任“必须”由田晏来承担!

  所以,夏育虽然被抄家削爵为庶民,依然被世人所尊重。一些旧日的同僚和部下也一直在周济夏育,给夏育买了宅子,送了很多财物,使夏育衣食无忧。

  实际上,在原本的历史上,朝廷后来又重新启用夏育,让夏育任护羌校尉,直到中平元年(公元184年)羌人叛乱才战死沙场。

  在汉末的天下大乱之前,最耀眼、最眩目的将星莫过于“凉州三明”(皇甫规字威明,张奂字然明,段熲字纪明,三人都是凉州人)。

  而在段颎手下,撑起段颎盛名的便是其手下的两大军司马:左军司马田晏和右军司马夏育。古代以左为尊,夏育的地位略次于田晏。

  因为如此,最后段颎调到中枢朝廷之后,接替段颎护羌校尉的是田晏而非夏育,这次征鲜卑,皇帝给田晏的官职是破鲜卑校尉,而夏育是护乌丸校尉。

  也正因为如此,请命出战鲜卑的是田晏,最后为天子刘宏背黑锅的是田晏,背负“阉党”骂名的也是田晏……

  ……

  自从草原归来,夏育便与田晏大吵了一架,两人还差点亮了刀子。不为别的,就为了夏雪。

  夏育认为是田峻这只“公狗”把夏雪拐带去了草原。

  田晏则认为当初怂恿田峻随军立功的是正是夏雪这只“母狗”!

  若不是部下们拼命拦着,估计他们俩现在最多只有一人能活到现在。

  ……

  夏雪找到夏育之后,哭得梨花带雨,夏育也是老的纵横,喜极而泣。

  夏育半生戎马倥偬,成家很晚,到了四十多岁才得夏雪这个女儿,后来夏雪的母亲又死于羌乱。

  在这世上,夏雪就是夏育唯一的亲人,也是夏育在这世上唯一的牵挂。

  父女俩哭够了之后,夏雪才将在草原上的这一番经历一一说给夏育听,听得夏育一会儿大皱眉头,一会儿大呼痛快。

  最后,为人刚猛粗豪的夏育话风一转,问了一个很敏感的问题:

  “雪儿,田峻那公狗……呃,峻儿他……有没有把你怎么样?”

  话声未落,门外传来粗犷的大叫:“有啊,连狗崽子都快要生出来了!哈哈哈哈……”

  “啊!田叔父,你也欺负我,不理你们了!”夏雪跺了跺脚,满脸通红地跑到厢房去了。

  夏育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眼看就要拔刀砍人!

  田峻跨前一步隔在两只倔老头之间,大声喊道:“俺父亲是回光返照……呃,不,俺父亲是胡说的!我是清白的,你们一定要相信我……呜呜呜呜……”

  田峻很委屈啊:被夏雪的父亲骂成公狗,又被自己亲爹当众“污蔑”,这……这……我招谁惹谁了嘛……!

  那次在草原逃命时,自己就想“啃”一口,结果不但没啃着,还被踢了一脚……

  “我冤啊!我比……窦娥还冤啊!”

  田晏欲哭无泪,仰天长啸,声震寰宇。

  “臭小子,窦娥是谁?”两只凶猛老头同时喝问道。

  “峻哥,窦娥是谁?”夏雪也从厢房是跑出来问道。

  “呃……,I  服了  you三人!”田峻大叫一声,转身跑了出去……

  ……

  田峻才跑到外面,又被几个身披铁甲身材高大的军汉给堵了回来。

  田峻勃然大怒,正要借机发作泄愤。

  就在此时,从军汉的身后传来一声类似公鸭的叫声:“小子,你就是田峻吧?可让咱家给找着了!”

  随即,一个身穿宫服高大威猛的宦官从军汉身后转了出来。

  田峻知道来者不善,连忙收起“发作泄愤”之心,行了一礼道:“草民正是田峻,不知这位大人如何称呼?”

  高大宦官一边走一边用尖细的公鸭嗓子道:“咱家姓蹇名硕,不敢称大人,这次是奉陛下之命前来找你,快随咱家去见陛下吧!”

  田峻连忙施了一礼道:“原来是蹇公公,失敬失敬!”

  说着,田峻又看了看因之前下雨时,自己到处乱跑沾了些雨水泥浆的衣服,有些尴尬地道:“只是这衣服,还得回驿馆换一下。”

  蹇硕笑了笑道:“何须去驿馆,咱家早就为你想好了。”

  说罢,蹇硕从身后小宦官手中拿起一个包袱,递给田峻道:“咱家根据公子的身材,带了三套衣服,你去试试哪套最合适。穿好之后,便随咱家进京面圣吧。”

  细心周到!

  不仅为田峻带来了入宫的衣服,还带了三套不同款式!

  宦官中也有好人啊!

  这蹇硕,给田峻的感觉,言谈和陸,细心周到,完全颠覆了宦官在田峻心中的印象。

  在田峻的印象中,宦官都是一副盛气凌人屌不拉鸡的样子,没想到蹇硕会如此通情达礼。

  ……

  其实这个蹇硕也是在历史上比较正面的人物,可以说是太监中的异类,其行事颇为公正,也深得灵帝刘宏信任。灵帝设西园八校尉时,以其壮健而有武略,拜其为上军校尉,领导袁绍、曹操等八校尉,以监督司隶校尉以下诸官。灵帝在病重时将刘协托孤给蹇硕,让其立刘协为皇帝,后来,因大将军何进欲立自己外甥刘辨为帝,将蹇硕杀害。

  “多谢蹇公公,长者赐,不敢辞,小子这就却之不恭了。”田峻接过衣服,向蹇硕行了一礼道。

  三套衣服,分别是白、蓝、黄三种颜色,都是名贵蜀锦所制,做工非常精细。

  田峻挑了件白色的,另外两件却没还给蹇硕,而是随手递给夏雪道:“蹇公公一番美意,咱可不能辜负了,帮我收起来吧。”

  蹇硕没生气,反而嘎嘎笑道:“田公子为国立下大功,乃是少年英雄,能看得起咱家几件衣服,也是咱家的荣欣。”

  夏育怕田峻这只“公狗女婿”得罪了宦官蹇硕,连忙屁颠屁颠找了几块马蹄金奉上,却被蹇硕坚决推辞。

  ……

  俗话说:人靠衣装马靠鞍,狗配铃铛跑的欢。

  田峻本就长得英武壮实,配上这蜀锦汉服,再挂上几块玉佩防止被风吹开裤摆露出大腿和光腚,更衬托出一副浊世佳公子的人模狗样。看得夏雪眼中异彩连连,满脸花痴。

  田峻伸出手来,在夏雪眼前晃了晃,然后,在夏雪抬腿欲踢之前,大步向外面的马车走去。一边走一边高声吟唱道:

  “男儿生世间,及壮当封侯。

  战伐有功业,焉能守旧丘?

  召募赴蓟门,军动不可留。

  千金买马鞍,百金装刀头。

  闾里送我行,亲戚拥道周。

  斑白居上列,酒酣进庶羞。

  少年别有赠,含笑看吴钩。”

  ……

      
记住手机版网址:m.lvsetxt.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