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人头惊朝堂_汉末孤峰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3章 人头惊朝堂

  春节长假后的第一天上班,天子刘宏就接到了一份特殊的新年贺礼——23188颗血肉模糊的人头!

  除此之外,还有两个精装大礼包。

  礼包里装的依旧是人头:一个是鲜卑大王子槐纵的人头,另一个是鲜卑名将拓跋苍狼的人头。

  这是一个不平等的阶级社会!

  这种不平等体现在社会的每一个角落,也同样体现在脑袋被砍之后,用什么容器装着献给对手老大观瞻。

  刘宏对那两万多颗血肉模糊的人头不屑一顾,却对大礼包中的两颗被洗得干干净净的人头看了半天。

  “你们确定,这真是那檀石槐大儿子的人头?”刘宏指着一个“大礼包”问道。

  太尉孟彧道:“臣遍请军中将士观看,确认是槐纵的人头无疑。”

  刘宏“嗯”了一声,又指着另一个“大礼包”问道:

  “你们确定,这就是那鲜卑名将拓跋苍狼的人头?”

  司空陈耽道:“陛下这是问第三次了,微臣曾多次见过这厮,又与军中将士确认过,绝不会出差错,正是拓跋苍狼的人头无疑。”

  刘宏这才又问道:“那两万多颗人头也确认过了,有没有杀良冒功?”

  太尉孟彧道:“臣让人逐一确认过,全是鲜卑青壮男子的人头,绝无一颗汉人的脑袋。”

  刘宏这才挥手让人将“大礼包”拿下去,哈哈大笑。

  (刘宏道:今年春节不收礼,收礼就收胡人头。哈哈,开个玩笑。)

  ……

  刘宏笑完之后,突然记起早上吩咐下去的一件事,到现在还没有回复,便不悦地问道:“姓田的小子怎么还没到?”

  中常侍郭胜道:“田公子一大早就离开了驿馆不知所踪,已经派了三批人去找了,至今……至今还没有找到。”

  刘宏怒斥道:“废物!洛阳就这么大点,找个人半天都找不到,我要你们有何用!”

  洛阳不小了好不好,一百多万人的城市还小么?

  可是郭胜不敢这么说话,只好跪在地上磕头道:“陛下息怒,微臣这就再派人去找。”

  刘宏依旧怒道:“快去!把那群没事干的小黄门全派出去,掘地三尺也要给朕找出来!”

  郭胜吓得连连磕头。

  正要下去安排,就见蹇硕走了进来,对刘宏行了一礼道:“陛下,那田家公子已经带到殿外了。”

  刘宏这才脸色缓和了一下,开口说道:“宣!”

  大殿之中,立即响起宦官尖细的喊声:“宣田峻入朝晋见!”

  少顷,田峻在小黄门的带领下来到殿中,按之前蹇硕所教的方式行了一个稽首礼,然后静静地站着等待刘宏问话。

  刘宏坐在丹墀之下,仔细地打量着这个创造奇迹的少年。

  此时的刘宏还没有完全变得那么荒唐,还在想着要做一代有为之君。

  “西园卖官”的事还要再过半年才发生,让所有宫女穿开裆裤和建裸游馆也是要等卖官暴富之后才做。十五天内宠幸121名宫女的世界吉尼斯纪录也是裸游馆建好之后才发生。

  此时的刘宏,心中还是有热血的,甚至一系列举措都可圈可点:诛窦武、平西羌,扫南蛮、灭妖道,行党锢、建鸿门都学、东观著书等等……

  即便是这次征伐鲜卑,虽是战略失误,至少也可以看出刘宏的决心和勇气。

  所以,刘宏对这个立下大功的少年还是非常关注的!

  ……

  将田峻仔细地打量了一番之后,刘宏才高兴地说道:“田公子果然是一表人才,听说田公子今年才14岁?”

  田峻恭敬地答道:“回陛下,草民生于延熹六年(公元163年)七月,现在是14岁零五个月。”

  刘宏笑道:“不错啊,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想起来……朕也是14岁灭了逆贼窦武啊。”

  这是……把屁股撅过来给咱拍么?

  田峻暗自吐槽了一句,赶忙狠狠一巴掌朝马屁股上拍了下去:“陛下之文治武功,震古烁今,空前绝后,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草民对陛士的敬仰之情,犹如……又如那……(太肉麻,太恶心,此处省略100字)”

  刘宏听得哈哈大笑,旋即开始切入正题,开口问道:“据雁门太守刘林奏章所云,槐纵和拓跋苍狼的人头都是你亲手所斩,可是属实?”

  田峻道:“托陛下洪福天威,确实如此。”

  刘宏又道:“朕有一事不明,还请田公子解惑。”

  田峻道:“草民必据实以报。”

  刘宏点了点头道:“令尊田晏,身为一路统帅,为何会让自己年少的儿子领兵断后?”

  田峻道:“大军溃败之时,建制混乱,只有草民所率二千亲卫建制尚存,父亲本是要亲自冒死断后,是草民以刀横颈,才争得断后重任。”

  刘宏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突然又问道:“有你率军断后,为何你父亲的军队还会全军覆没,而你这支断后的军队却反而安然无恙?”

  这是质疑自己是否失职啊!

  田峻愣了一下,立即回答道:“父亲的主力,在千余里归途中,被鲜卑人多次截杀,而草民只是成功地拦截了其中的一支鲜卑人马。

  至于我军断后得以保存,其间周折颇多。最初随我断后的两千亲军,伤亡十之六七,而随我回到汉境的,亦绝大多数是从敌营中救出的汉军将士。此事之前已禀告刘太守,不知在刘太守的奏章中是否有向陛下提及?”

  刘宏点了点头道:“确有提及,不过,朕还是想听听你亲自说一下这几个月的经历。”

  田峻向刘宏行了一礼道:“草民遵旨。”

  接下来,田峻便将这几个月的经历大致说了一下。

  刘宏及殿上群臣都听得十分认真。待田峻说完之后,刘宏才抚掌大笑道:“真乃少年英杰也,与霍嫖姚相比,亦不惶多让也。”

  接着,刘宏话锋一转,又问道:“田公子对此次征鲜卑之战,是如何看待的?”

  机会来了!

  田峻敏锐地觉得,这就是为田晏脱罪,并翻转此战定性的机会!

  如是,田峻略微整理了一下思路,便对天子刘宏道:“鲜卑年年劫掠边地,边地百姓深受其害,此乃必打之战,不打不足以救黎民,不打不足以扬陛下天威!”

  话音刚落,太尉孟彧便开口斥道:“黄口孺子,安可擅论国家大计?岂不闻“国虽大,好战必亡”乎?若非汝等好战,何致此败?”

  田峻没有说话,只是看了看刘宏,又回头看了看孟彧——征伐鲜卑的决定是刘老板做出的,你丫的打你老板的脸,看你老板收不收拾你!

  果然,刘宏脸色一沉,毫不容气地斥道:“朕让你说话了吗?先听田公子把话说完!”

  孟彧乖乖地闭嘴,退回队列中去。

  田峻这才又接着说道:“战略上没有错,错是错在情报上。”

  这话刘宏喜欢听,因为按田峻这种说法,此战失败,就都是手下人送上的情报出错,错误的情报,才导致错误的决策,这样……他刘宏就可以撇得干干净净了。

  所以刘宏决定抓着这个话题,继续深挖!

  于是,刘宏点了点头道:“田公子为何有如此一说?不妨……剖析之。”

  田峻等的就是这句话!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怠。”田峻叹了口气,缓缓地说道:“用来定策的依据如果是错误的,又怎么能有好的方案和结果呢?”

  “住嘴!此奸妄之言也,请陛下治其欺君之罪!”陈耽大怒道。

  田峻没有生气,依旧平静地说道:“敢问这位大人是谁?草民不太明白,刚才草民所说,有何奸妄欺君之处,还请这位大人明言。”

  陈耽道:“老夫司空陈耽,老夫只想问你一句,你说用来定策的依据有错,有何证据?”

  呃,老子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呵呵,真是太贴心了,今天必须狠狠打你的脸!

  田峻心中暗笑,脸上依旧不动声色,用平缓的语气说道:“你既为司空,可知鲜卑地域多大?户口几何?人口数量多少?人口分布如何?军队数量多少?装备战力如何?将帅指挥能力如何?”

  陈耽道:“边鄙之地,何须知其大小?草原地广人稀,如何统计户口人数?胡人居无定所,何以知其分布?其军队出则为军,入则为民,何以知其军队数量装备及战力。其将帅粗鄙无谋,不习兵法,何须知其统兵指挥之能?”

  言下之意就是什么都不需要知道……

  田峻苦笑一声,突然厉声喝道:“就是说什么都不知道了?!没有这些资讯情报,仓促出战,焉能不败。此战之败,非战略失误,亦非将不用心、兵不死战,皆汝等尸位素餐,碌碌无为之过也!”

  这话可得罪人了,朝臣中一片哗然。

  刘宏心中暗叫痛快!

  因为按田峻所说,刘宏完全可以将战败之责甩锅给这些臣子了:丫的,老子是用你们提供的破情报做的决策滴,老子也是受害者啊。

  不过,刘宏觉得……光靠田峻这几句话还不够,还得深挖下去!

  于是,刘宏拍了下龙案,大声道:“肃静,听田公子把话说完!”

  随后,刘宏又对田峻道:“田公子,朕则问你,对刚才你说的这些问题,你自己又是如何看的?”

  正中下怀!

  田峻“感激”地看了刘宏一眼,行了一礼,然后大声说道:鲜卑所占之地是我大汉两倍以上,东西达一万四千余里,南北达七千余里;实际人口不下五百万,兵力可达百万以上;士兵装备虽差,却勇悍而不畏死;将帅虽不习兵法,却因常年征战,阅历丰富。慕容黑冥、拓跋苍狼、步度根、柯比能等人皆智勇双全,堪称名将!”

  朝中群臣再次哗然。

  孟彧厉声道:“一派胡言!鲜卑怎会有如此多的人口!如此多的军队和如此广阔的地域?!”

  
记住手机版网址:m.lvsetxt.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