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凉州多虎将_汉末孤峰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7章 凉州多虎将

  “张侯爷,那姓田的小子不识抬举,竟然以先接到陈府的贴子为由,去了陈府。”小黄门向张让禀报道。

  “去了就去了吧,没什么大不小的事情。”张让斜躺在塌上,头也不抬地回答道。

  “可是侯爷,明明是我们先到的,他却伸手先接陈府的贴!”小黄门道。

  张让愣了一下,嘠嘎笑道:“这比我预料的好多了。”

  见小黄门不懂,张让便耐心地解释道:“之前田晏获罪时,咱们可没有一个人帮他说一句话,还让他承担了大部分的战败之责,他心里能没有怨气吗?他没有说难听的话,还找了借口让你有台阶可下,就是不想得罪我们的意思。”

  “可田峻他……昨晚……把我们忽悠去了娼馆……”小黄门还是有些不解道:“侯爷不担心此人以后会对我们不利?”

  “陈府的家丁……不也照样被忽悠去了娼馆吗?”张让笑道:“这田小子够机灵啊,昨晚你们和陈府的家丁都被他忽悠去了娼馆,可不是什么巧合,而是他不想太早表态,也不想得罪任何一方。不过呢,田晏终究曾经是段颎的部下,有段颎在,就不必担心他会对我们不利。慢慢来,等他气消了,让段颎去说服他就可以了。”

  小黄门闻言,赶忙恭维道:“张侯爷真是高明。小的佩服不已。”

  ……

  将喝得醉晕晕的田晏父子送走之后,陈耽和孟彧、刘陶等人又聚在一起交换想法。

  刘陶眉头紧皱道:“没听说这田小子有这种才情,他这诗会不会是别人做的?”

  陈琳道:“应该不是。在座这么多饱学之士,若是他人所做之诗,他是不敢剽窃的。”

  孟彧道:“这小子不简单啊。他的厉害之处,不是会做诗,而是他的冷静和机智。”

  陈耽点了点头道:“确实如此,明明孔璋弟已经认输,他却跟他父亲把两坛酒喝掉了,既显示了他的容人之量,又给了孔璋兄台阶下。”

  孟彧道:“也唯有如此冷静机智之人,才能在群狼环伺的草原活下来并立下大功,田晏这个儿子,比他田晏高明了不止一筹。”

  “确实如此。”陈耽道:“我们也是要有所提防,田晏毕竟是段颎的老部下。凡事都要留点心眼。可别让他给忽悠了。”

  ……

  田峻与田晏互相搀扶着,一摇一摆在陈家庭院中上了成公英的马车,缓缓地驶出了陈府大门,成公英一边驾车,一边对车厢里的田峻道:“公子,不用装了。”

  田峻翻身坐起,对成公英道:“呵呵,又被你看出来了。”

  成公英道:“我不是看出来的,是猜的。公子为人机警,又怎么可能在这种宴会中让自己喝醉?所谓“喝醉”,不过是在隐藏你的锋芒而已。”

  田峻笑了笑道:“就差那么一点点,再喝就醉了。”

  成公英笑道:“装醉的最佳时机便是差一点要醉的时候。”

  田峻推了推旁边烂醉如泥的田晏道:“父亲,你也别装了!”

  田晏翻身坐起:“小子,你怎么看出来的?”

  田峻道:“一个厮杀半生的虎将,心中常存警惕之心,又如何会让自己喝醉?再说,你那酒量,十几年来,我也没见你醉过。”

  田晏哈哈笑了起来,旋即又脸色一黑道:“小子,那些诗是怎么回事,不会是剽窃的吧?”

  田峻道:“放心吧,这些诗在大汉朝,绝对是原创,呵呵。”

  “你,你小子什么时候学会做诗的?”田晏道。

  “父亲,做诗是不用学的,你不知道么?我这叫妙手偶得之。”田峻道。

  “啥?“妙手偶得”?这不就是……剽窃么?”田晏脸色又黑了。

  “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这能算剽窃么?”田峻得意地说道。

  加上一句“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也就不是剽窃了。

  多好的理由啊!

  (我田峻(王耕)在此代表穿越众们,对陆游同志表示衷心的感谢!感谢陆游同志为穿越众们的剽窃行为提供了冠冕堂皇的谎言!)

  ……

  接下来两天,便是田府摆宴的日子,几百张请贴如天女散花一般洒出去,洛阳官吏几乎人人有份,然后就是收礼收到手软,所收贺礼堆积如山。

  摆酒宴客,还真是来钱最快的手段之一,跟抢银行抢押钞车相比,收益相当,风险却要小很多。

  难怪后世某些人时兴摆酒,某某人的老娘一年过三个生日(农历、公历、闰月),某某人的女儿幼儿园毕业也要摆酒。

  更有甚者,某某人老婆怀孕也要摆酒,摆酒之后流产了,再怀孕时又摆一次酒……

  实因摆宴收礼所得,百倍千倍于薪奉也!

  第三天,同样被复职为护羌校尉的夏育也摆了一次宴席,同样赚得盆满笨满。

  第四天是上巳节,即后世的元宵节。在大汉朝,元宵节是拜神祈福的日子。天子刘宏让人将两万多枚鲜卑人头拉着去太庙转了一圈,又在洛阳城巡游了一番,然后交给洛阳令去作善后处理,有关征伐鲜卑之战便盖棺定论、尘埃落定——由大战修改成大捷!

  也就是这一天,陈耽让人送来了通知,让田峻第二天去皇宫当差上班。

  “老子才14岁,还是童工!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十五条规定:“禁止任何用人单位招用未满十六周岁的未成年人。”

  田峻无奈,只能在心里吐槽,乖乖地准备上班。

  其实,黄门侍郎上班也没什么事,就是“当值”,说白了就是给皇帝当差,听皇帝使唤。

  此时皇帝宠信宦官,凡事都交给宦官去做,这帮黄门侍郎就更没事做了。

  连上了几天班,屁事都没有,感觉比后世的某些机关单位上班还轻松。田峻觉得很无聊,干脆请了假回家休息。

  刚走到院门口,就听到一阵呼喝之声从院中传来。走进院中一看,只见一条身高八尺(约1.9米)的昂藏壮汉正在与亲卫习武。此人孔武有力,出招快捷如风,竟将五十多名亲卫打得狼狈不堪。

  田峻看了看站在房边的鞠忠和田晏,诧异地问道:“此何人也?竟如此厉害?”

  鞠忠抱拳行了一礼,得意地说道:“此舍弟鞠义也!”

  “啥?鞠义!鞠义是你弟弟?”田峻大惊道。

  田峻第一次开始意识到便宜父亲的价值了。

  事以类聚物以群分,汉末凉州系名将,麾下勇将甚多!

  近三百年的羌汉战争,使凉州地区的百姓格外尚武和血性。也使得凉州名将辈出。

  真实的汉末历史上,出自凉州的勇将多到不可胜数,除“凉州三明”之外,还有董卓、皇甫嵩、鞠义、李傕(李广后人)、华雄、马腾、马超、马岱、韩遂、阎行、郭氾、段煨、张济、张绣、牛辅、樊稠、王双、梁兴、杨秋、成宜、李堪、程银、庞德、姜维……

  再说这鞠义吧,这是在汉末历史上被夭折了的超一流武将!是一名传说级的将星!

  鞠义是凉州人,从小就精通羌族的武术战法等等。成为韩馥的部将后,鞠义因出身贫寒为韩馥所轻,便领着手下的本部亲兵投奔袁绍,前脚刚走后脚韩馥的追兵就到了,但鞠义愣是以八百亲兵打败了韩馥的数千追兵。

  鞠义归顺袁绍以后受到了重用,每次用兵都是袁绍的首选,颜良、文丑、张郃、高览、这类都是给他领左右军打下手的。

  当南匈奴单于反叛的时候,麹义领军在邺南大破匈奴。

  界桥之战中,鞠义领中军首先与公孙瓒开战。公孙赞的一万多精锐骑兵——白马义从,乃是天下闻名的精锐,曾在漠北打得鲜卑人和乌桓人丢盔弃甲,却在界桥战役这种强强正面对抗中,被鞠义的八百“先登营”所歼灭,可见鞠义用兵之强。

  鞠义在界桥一战击溃了公孙瓒大军,全歼灭白马义从并生擒了先锋严纲,随后更是直接杀奔后军亲自夺得了公孙瓒的帅旗!由此可见其武艺之高。

  可惜的是,因鞠义功高震主,为人高傲自负又不懂政治,后来被袁绍以议事为名召至中军诱杀,并兼并歼灭了他的先登营。

  ……

  田峻还在发呆的时候,场上的五十名亲兵已经战败。

  看到一片狼籍的场地,鞠忠有些尴尬地说道:“公子,舍弟武艺初成,前来投军,因其出言……出言狂妄,田将军便召来军士相试……,若有不妥,望公子在田将军面前……美言几句。”

  出言狂妄?果然是如此,原本历史上,鞠义就是因为自恃功高,出言狂妄,才被袁绍以“骄纵不轨”的罪名诱杀。

  看来,得先活好他的“傲”病,否则就是把双刃剑。

  田峻笑了笑,一边鼓掌,一边走上前去,对鞠义一抱拳道:“鞠兄果然勇悍无匹,在下手痒,想领教一下鞠兄的高招。

  鞠义尚未开口,田晏便劝阻道:“算了吧,峻儿你不是他对手,若论步战,恐怕咱们三人齐上,也打不过他。”

  打不过么?不见得!

  原本的田峻,自然是在步战上打不过鞠义,但加上王耕十几年黑拳生涯的经验,却未必打不过!

  田峻笑了笑道:“没有试过又如何知道?未战先怯可不是咱的风格。”

  鞠义很是不屑地看了田峻一眼,开口说道:“公子才14岁,身子骨尚未完全长成,力气也还没成长到颠峰,想打赢我,还是过几年再说吧。”

  意思就是:你不是对手,再去练几年再来吧。

  
记住手机版网址:m.lvsetxt.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