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请战慰忠良_汉末孤峰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8章 请战慰忠良

  田峻笑了笑,走上前去,身休微蹲,侧身含胸,左掌曲肘侧向斜指,右掌护在胸前,双脚不丁不八,摆了个通臂拳的起手势。

  “咦!”

  田晏和鞠忠、鞠义都同时吸了口冷气。三人都是识货之人,田峻的这个姿式,将全身护得严严实实,又蓄势待发,似乎每一个角度都可发出凌厉的进攻一般。

  鞠义眼神一凛,垫步上前,左手格向田峻右掌,右拳轰向田峻面门。

  田峻不退反进,一招金沙飞掌,身体左转,左拳变掌向左横格,右手狠狠一拳捣向鞠义胁下。

  鞠义扭身让过,又是一招摆拳击向田峻左耳。

  田峻身形稍退,右掌伸出,疾如灵蛇般搭在鞠义袭来的右腕上,左手曲指如钩,扣向鞠义咽喉,却是一招八卦擒拿手法中的缠腕锁喉。

  鞠义大惊,左手护住了咽喉,右手却被缠住,身形后仰,脚跟又被田峻拌了一下,“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这还是田峻及时松手,否则,鞠义的这条右臂至少也得脱臼。

  仅出手两招就被放倒!

  鞠义吃了轻敌的亏,哪肯罢休,侧身一滚,接着又是一个鹞子翻身,身体如弹簧一般高高蹦起,在落地的瞬间,便弹起一脚向田峻踢来,速度之快,让人目不暇接。

  田峻以掌封堵,却被鞠义这一腿踢得掌肘发麻。

  鞠义一招领先,拳脚交加,攻势连绵不绝,一拳一脚都快若闪电,势若雷霆。

  田峻以通臂拳法相战,两人打得难解难分。

  众人看得眼花缭乱,看不清两人的招式,但听得两人拳脚所带的风声和拳脚相交的“嘭嘭”声响成一片。

  鞠义的优势在于力大无穷,出招迅捷。而田峻则胜在拳法精妙,刚柔相济。

  前世的田峻(王耕)出自山东通臂拳世家,通臂拳讲的是掌拳并用,有起有落,变化多端。“起如虎之扑人,落如鹰之捉物”。

  拳法古时虽有,但真正兴起是在明朝和清朝,所以论拳法之精妙,鞠义自然无法相比。

  俗话说:刚不能久。两人打了半个时辰,鞠义渐渐力竭,气喘如牛,拳脚稍慢,便被田峻一记漂亮的扫蹚腿扫倒在地。

  鞠义不服气爬起来再打!

  但是,此时鞠义已经力气用尽,出手缓慢,打不到三招,便被田峻用一招泰拳中的顶膝给顶翻在地缩成一团。

  田峻拍拍手走上前去,向鞠义伸出右手。

  鞠义左手捂着肚子,右手拉着田峻的手站了起来,向田峻拱手道:“多谢公子留手!”

  鞠义心知肚明,最后这一记顶膝,若非田峻留了力气,恐怕会将人顶死都有可能!

  田峻道:“承蒙鞠兄相让,多有得罪。”

  田晏跑上前来,拉着田峻大声道:“俊儿,你何时学得如此精妙打法?”

  田峻得意地扬了扬头:“拳法本天成,妙手偶得之!”

  “呃,你……你究竟妙手偶得了多少东西……”田晏看了看田峻的双手,心中茫然不解。

  ……

  鞠义的傲气被打压了一下,一扫狂妄之气,整个人也内敛了不少。

  田晏将鞠义暂时委以亲卫统领之职,待有战事,再授于官职。

  没想到无意中收得这么一员大将,田峻开心不已。想到反正在宫中上班也完全无事可做,干脆请了五天的假,每天与鞠义等人在家中练武,将通臂拳的一些拳法教给鞠义等人及五十名亲卫将士。

  田峻后来又比鞠义比试了兵器,鞠义用的兵器是斩马刀。

  田峻的长戟稍显灵敏,而鞠义的斩马刀则势大力沉。两人打了百余招,田峻还是因力气不够败下阵来。

  再比试马战,又是鞠义稍胜半筹。不过鞠义再也狂妄不起来,因为鞠义已经22岁,而田峻才14岁。几年之后,待田峻力气成长起来,胜负犹未可知。

  ……

  田峻闲来无事,也在洛阳城中拜访了一些汉末名人。

  袁绍在陈耽府上见过的,田峻又亲自袁府见了袁绍,此时的袁绍已到三十岁左右,却坚决推辞朝廷的征辟,不肯为官。

  袁绍其实早在不到二十岁时,便已出任濮阳县长,有清正能干的名声,后来因母亲病故服丧,接着又补服父丧,前后共六年。

  之后,袁绍拒绝朝廷辟召,隐居在洛阳。袁绍虽自称隐居,表面上不妄通宾客,其实在暗中结交党人和侠义之士,发展自己的实力。

  田峻与袁绍相谈甚欢,两人都很佩服对方的才干,惺惺相惜,宛如多年好友相见。

  在田峻的印象中,袁绍并非像后世所说的那么多毛病,反倒是聪明多智,极为豪爽大气之人,想来就是有毛病,也是做了诸侯之后慢慢养成的。

  田峻向袁绍打听曹操的情况,才知道已经去做了顿丘令(今河南濮阳清丰县)。

  接着,田峻又特意去拜访了蔡邕。

  为什么要特意去拜访蔡邕呢?与许多穿越众一样,都是为了拱蔡邕家的小白菜蔡琰。

  在所有的三国美女中,蔡琰绝对是穿越众们的首选。田峻也不例外。

  在蔡邕家以讨教诗文为名泡了半天,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蔡琰,结果看过之后,大失所望,实在是……太幼嫩了!还是个不到八岁的小屁孩……

  唉,还得等……等很久很久……

  段颎府上也去了一趟,毕竟是田晏的老上司,面子上还是要过得去的。

  除此之外,便是早晚练武和在下班之后陪女扮男装的夏雪在洛阳逛街……

  ……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约莫过了十几天,本以为可以一直这样混日子的田峻受到了刘宏老大的召见。

  这次并非在朝堂上正式召见,而是在后宫。

  田峻走到后宫,就知道肯定是出什么大事了:刘宏一脸严肃地坐在锦榻上,面前有一个人正哭得一抽一抽的,旁边张让等几个中常待,也都是一脸悲戚。

  田峻走上前去,向刘宏行了一礼道:“微臣叩见陛下,恭请陛下吩咐!”

  刘宏却没有叫田峻做什么事,反而用很严肃的语气对田峻道:“鲜卑猖獗,爱卿可有方略?”

  田峻脸色一正,朗声道:“微臣愿为陛下锋刃,但有所命,万死不辞!”

  刘宏点了点头,将一封奏章交给田峻。

  田峻一看,终于知道出什么事了。原来是赵忠的从兄一家全死绝了!

  赵忠的从兄叫赵苞,赴任辽西太守后,赵苞派人将他母亲、老婆和孩子全接去辽西享福。结果人还没到辽西,被前来劫掠的鲜卑人给截了胡。

  赵苞听说母亲及老婆孩子被鲜卑人抓了,立即带着近三万汉军出城与鲜卑人对阵

  鲜卑人将赵苞的母亲和妻子带到阵前,逼迫赵苞投降。

  赵苞对他母亲哭道:“为子无状,欲以微禄奉养朝夕,不图为母作祸,昔为母子,今为王臣,义不得顾私恩,毁忠节,唯当万死,无以塞罪。”

  意思就是:忠孝不能两全,老娘你让我好为难哦,我要是救你,就毁了忠节,对不起皇帝,我……我……我真是太难了……还不如死了算了……呜呜……”

  赵苞的母亲一听,心里拔凉拔凉的,便干脆把心一横,断然回复道:“人各有命,何得相顾以亏忠义,尔其勉之!”

  于是,赵苞下令全军进攻,将鲜卑人打得落荒而逃,张苞的母亲及妻子皆为鲜卑所害。

  赵苞收殓母亲和妻儿的尸体下葬,谓左右亲随道:“食禄而避难,非忠也;杀母以全义,非孝也。如是,有何面目立于天下!”遂吐血而亡。

  ……

  看完奏章之后,田峻也是惊讶不已。心里很是怀疑这件事的真实性,天知道赵苞是怎么死的?

  绝对是炒作!赵苞很可能是病死的,赵忠借题发挥,以此向皇帝邀宠。

  可是这话不能说出来,说出来也没人听。

  于是,田峻长长地嗟叹一声,开口说道:“没想到赵侯爷从兄,竟如此忠义刚烈,令人佩服!”

  刘宏看了田峻一眼,开口说道:“其实这件事跟田小子你有关!”

  “跟我有关?”

  田峻一愣,立即又问道:“胡人很少大雪天出来劫掠,莫不是檀石槐没追杀到我,才转而劫掠汉境泄愤?”

  刘宏道:“确实如此,爱卿以为,当如何处之?”

  “小子”换成了“爱卿”!

  田峻心中暗喜,想了一下道:“鲜卑人以强者为尊,若让檀石槐觉得大汉软弱可欺,则后患无穷!”

  刘宏道:“那,依爱卿之见,该当如何?”

  田峻愤然道:“来而不往非礼也,彼敢来犯,便该断其狗腿三条!削其利爪两只,微臣斗胆请战!”

  刘宏满意地点了点头,又道:“勇气可嘉!方略如何?”

  田峻道:“前番征鲜卑,汉军损失不少而致现在边郡兵力略显不足,兼之粮草亦不易筹备。所以,微臣以为,大战可以暂缓,但灭其一部,以戒其心,使其不敢肆意劫掠,却是非常之必要!”

  刘宏点了点头,又道:“你年岁尚小,不足以统军一方,若以你父出征辽西,以你辅之如何?”

  田峻大声道:“微臣父子愿为大汉之藩篱,且微臣斗胆放言,三个月之内,必为忠良复仇。若出征后三个月之内无捷报传与陛下,当请陛下治吾父子之罪!”

  对于田峻的胆识,刘宏非常满意。

  而张让和赵忠等人,则很满意田峻的态度——对宦官系的态度!

  刘宏欣慰地笑了笑,对田峻道:“你且先下去吧,待明天朝会,再议此事。”

  田峻向刘宏行了一礼,告辞而出。

  快走到宫门之时,有小黄门拦着田峻问道:“张侯爷让咱家问一声,此次出征,当求何职?”

  田峻想了一下道:“既然忠良殁于北塞,吾父子愿继之。”

  小黄门点了点头,告辞而去。

  ……
记住手机版网址:m.lvsetxt.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